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最終章 秘密後的真相

開學的第一天,也是新學期的開始。從開學典禮上的校長致詞,至班級上的課程安排,五年來都如出一徹。於是理所當然的午餐之約也如往常般在餐廳進行著。唯一的不同是,今年卻少了澄笙。林乃真看著過去一直聚集在一塊的餐桌,雖然只是少掉一張椅子,然而現在才明白,原來一張椅子所佔的空間是這麼的大,大到少了它就顯得空洞寂寞。
「還是沒有澄笙的消息?」品蔻納悶地問。那傢伙到底是上哪去了?

慎伍及乃真都搖著頭。

只見慎伍說:「我到澄笙家問過他媽媽,李媽媽說澄笙平均一個禮拜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但是怎麼也不肯說自己在哪!只是要家裡倆老別為他擔心!還說什麼時候到了自然就會回來之類的話!」

「那句『時候到了自然就會回來』到底是什麼意思?」品蔻不解地問

然而慎伍只是鬆鬆肩膀表示不清楚。

「那個老榮民的事真的帶給他這麼大的打擊嗎?」品蔻顯得有點無法置信

「我想丁老先生的事只是一個關鍵點。剛好引爆了澄笙內心一直所困惑的事,使澄笙的內心受到打擊進而產生變化吧?!」憫敏在一旁若有所思地推測著

「什麼樣的變化?!」品蔻還是一頭霧水

「這答案只有澄笙自己知道了!」憫敏回道

這時品蔻發現乃真始終不語地坐著發楞,忍不住說:「乃真,妳倒是說說話啊!畢竟妳是最後一個看見他的人!為什麼當時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勁而留住他呢?」品蔻一想起這件事就有莫名的火。如果當時換成是她,她說什麼也不會讓澄笙就這麼在大雨中離去。

乃真默默地低下頭,依然不語。

「拜託~這不是乃真的錯!我們誰也沒料到澄笙會這樣啊!」慎伍幫乃真解釋著

「怎麼不會是她的錯?!如果她夠關心澄笙,夠在意澄笙,澄笙就不會這樣離去了!!」品蔻暗耐不住心裡頭的話,於是一鼓腦兒地全說了出來。說罷後的她餘氣未消地站起來轉身離去。

「妳不要把蔻子的話放在心上!她是無心的!她只是在為澄笙擔心罷了!」憫敏看著品蔻離去,於是這麼安慰著乃真。

乃真只是澹然地點了個頭,依然保持著沉默。
 
․ * ․ * ․ * ․ *
在保健室內,喬邵軍正捧起一碗拉麵準備大肆朵頤一番,突然大門被人用力推開,只見汪品蔻嘟著腮幫子走了進來,接著二話不說地在他身旁的椅子坐了下來。看來午餐又要報銷了!邵軍認命地放下手裡的碗,陪笑地問:「我們的美少女又怎麼啦?!生理期不舒服嗎?!」

「不好笑!我在氣頭上,別自討沒趣!」品蔻冷冷地回嘴

然而邵軍依然嘻皮笑臉地說:「那正好!!我本來就是一個自討沒趣的傢伙!怎樣?還是沒有酷哥的消息嗎?」

品蔻點了點頭,忽然苦笑出來:「我又莫名其妙地發了乃真一頓脾氣!真的很糟糕吧?!我也知道我沒有資格對她生氣,可是…」

「妳怎麼會沒有資格生氣呢?當初妳可是為了澄笙可以獲得更多的幸福才忍痛割捨了他,如今卻變成這樣的局面,妳怎麼可能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呢?」

邵軍的話字字直入她的心坎裡,只見品蔻先是怔怔地望著邵軍,接著淚水再也不聽使喚地流了下來。

「邵軍,你告訴我,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只是希望在最後的時光裡,大家都能得到幸福,難道這是個奢望?」

邵軍輕撫著品蔻的頭,柔聲地安慰著:「不會的!這不是個奢望!妳的願望一定會成真的!只是通常幸福都需要耐心地等候。所以妳再耐心一點,酷哥會回來的!等他找到自己想找的答案,他就會回來了!」

雖然邵軍這麼說,品蔻還是不明白,澄笙到底在尋找什麼答案?!

這時保健室的門再度被敲起。兩人同時回頭望去,出現在保健室門口的人竟然是乃真!

「我就知道妳在這裡。」乃真微笑地說

品蔻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因而顯得些許手足無措。倒是乃真的舉止表現得十分地態若自然。她來到品蔻身旁說:「我並不打算為自己辯解著什麼!只是那一夜我真的被澄笙給嚇到了!我從來不知道一向溫和的澄笙竟然會擁有著一雙這麼炙熱的眼神!」

品蔻雖然表面對乃真的這番話依然表現的無言以對似的,然而在她的內心裡可從不認為澄笙是個脾氣溫和的人。

只聽乃真繼續接著說: 「其實我倒能理解澄笙不告而別的行為!一直以來,我們都很單純地過著學生生活,整天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所以我們所認知的人生,甚至世界都是美好的!然而隨著逐漸地長大,發現這個世界及這個人生都未如我們曾想的這麼美好,甚至哀傷的事情開始比快樂的事情多,痛苦的記憶慢慢多過了甜美的記憶,這時我們就會開始思索起自己的這個人生究竟是有何意義?而我們又為了什麼要努力繼續生存在這個世界?我們每個人都會面臨到這些疑惑,而澄笙只是比我們提早面對了。」

「他就因為開始質疑起自己的人生而選擇逃避消失嗎?」品蔻不認同地反問

乃真微笑地搖搖頭解釋:「澄笙的離去不是在逃避問題,而是去尋找答案了!所以

「所以?」

「我們能為他做的就只是幫他保住繼續就讀的資格,再來就是耐心的等候!我相信澄笙不久之後就會回來了!!」乃真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地說著。而且她也要趁著等待澄笙回來的這段期間,好好思索一下她自己所發現的問題,並希望在澄笙回來以前,她能找到答案!
 
․ * ․ * ․ * ․ *
用完午餐後的憫敏及慎伍便相伴回教室。慎伍一踏上教學大樓區的三樓,便看見在寒假期間開車接載憫敏的傢伙正站在他們的教室門口。那模樣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人!這時身旁的憫敏也看到了那男孩,二話不說地便快步走上前迎了上去。這景象讓看在慎伍眼裡,卻有不舒服的感覺在心裡。他當下撇過頭自顧自個兒地走進教室去。

「慎伍,在外頭跟憫敏說話的不是學生代表關尚智嗎?」

慎伍才往自個兒的位子上準備坐下來,身旁的女同學拍著他的肩這麼問到

「是吧?
!」慎伍趴下來,埋著頭一副興趣缺缺地答

「有流言說憫敏在跟那人交往耶!」那女孩似乎不打算就此停住話題

「聽誰說的啊?」慎伍趴在桌上的頭轉向了那名女同學,納悶地問

「班上有人在寒假中看到憫敏坐在關尚智的車內。」

「拜託
~這又不代表他倆在交往!」慎伍打算畢上眼睛假裝睡去,想終止這話題。

「唉
~如果他倆真的在交往,那憫敏真的太幸福了!」那名女同學說著這話的語氣充滿著欽羨

「啊?」慎伍再也忍不住抬起頭來,直直打量著正在教室外與憫敏聊天著的關尚智,一臉不解地問:「跟那種傢伙在一起就算幸福?」慎伍只差沒脫口再問那女同學是不是頭殼壞掉了?

然而那名女同學顯得十分認真地答:「關尚智可是本校第一黃金單身漢耶!多少女孩想被他所寵愛啊
?!他有教養又風度翩翩加上為人十分謙虛,哪個女生不會喜歡?加上家世背景良好!是很正的男人呢!

相較於那名女同學說一臉如癡如醉,崇拜不已地,慎伍顯然更是不以為然。他挑著眉忍不住問:「那跟我比起來呢?」

那女同學未料慎伍會這麼一問,先是一楞,再看慎伍一臉認真地在等她做回答,她羞紅著臉答:「唉啊
~其實在我心中,你也是不錯的啦!

「什麼叫『我也是不錯』?我跟他到底誰比較好?」慎伍似乎沒發覺自己的言行正使對方陷入一場美麗的誤會中,仍氣勢逼人地瞪著眼問

只見那名女同學頓時像朵還羞閉月般鮮花,輕揚朱唇地說:「你讓人覺得太夢幻了!」

「啊?」慎伍納悶耳朵聽到的語言並非是地球語言,否則他怎麼有聽沒有懂?
!

那名女同學繼續說:「你的外型像是從電影海報中走出來的人物,讓人不敢奢望會得到你的青睞。所以
..

接下來的話慎伍已經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了。他開始陷入自己的思緒中,思考著所聽來的話。太夢幻?太夢幻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每天還不是像其他人一樣吃喝拉撒睡?到底有哪點不一樣?他思詢至此,開始打量起班上所有的男同學,再瞧瞧教室外的那位關尚智,他實在分辨不出自己與這些人到底有什麼不同,如果硬要找出一個差異處,他只是比在場的男生頭髮長了點,只是
.,頭髮比較長就叫做「太夢幻」?有沒有搞錯啊?
 
․ * ․ * ․ * ․ *
日清早。打從慎伍脫下安全帽從停車場走出來,看到他的人莫不露出訝然的目光,彷彿看到本世紀最不可思議的情景。那種目光讓向來不在意別人眼光的他都感到了不自在。

當資訊科五年甲班的同學們看見慎伍踏進教室,他那被削的短又有型而充滿時代感的短髮造型馬上令同學們的驚呼聲頓時四起八落地響著。

「沒那麼誇張吧?」慎伍忍不住問

聚集到他面前同學們七嘴八舌地紛紛搶著答:「五年來第一次看到你頭髮這麼短耶!」

「聽你在扯蛋!我當年新生入學時也是這個長度啊!」慎伍回嘴著

「你怎麼忽然把頭髮給剪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剪頭髮一定要有原因嗎?」慎伍不解地反問

「不過長得帥的人,真的什麼髮型都好看耶!」

就在眾人你一言我一句時,昨天那名女同學羞怯地來到他面前,輕生地說:「唉啊~你這樣會讓我內疚地~」她說罷便低著頭小跑步離開了教室。

「啥?」慎伍似乎沒弄清那句話的含義。這時他發現憫敏已出現在座位了,連忙推開眾人來到憫敏得一旁坐了下來。

「HELLO~」慎伍開心地對憫敏打著招呼,滿心期待地等著憫敏對他的新造型評語。

憫敏抬頭看了慎伍一眼,應了一聲:「早啊!」接著又低下頭整理教室日誌了。

就這樣?相較於其他人的大驚小怪,眼前這位小姐的反應未免也太冷淡了吧?慎伍心中才這麼想著,眼前的憫敏又再度抬起頭來。

「嗯?」慎伍再度堆上滿臉的笑容,似乎在等待憫敏的讚美。

「我先跟你說一聲,我今天中午不能跟你去餐廳吃飯了!」

「為什麼?」他感覺到自己的笑容已僵在臉上。

「我跟關尚智有約啊!」憫敏依然面無表情地答

「妳最近為什麼跟那傢伙走的那麼近?難道妳真的跟他在交往?」慎伍單刀直入地問

「白癡!」

這句「白痴」的回答是什麼意思呢?慎伍顯然對於這個回答感到茫然。看慎伍一頭霧水的模樣,憫敏只好解釋道:「我跟他只是談的來的好友!」

「談的來?難道妳跟我談不來嗎?有什麼事只能跟他談卻不能跟我談?」慎伍奇怪地問

「這是兩碼子的事!」

「怎麼會是兩碼子的事呢?」慎伍忍不住想繼續追根究底下去

憫敏受不了地站了起來,手拿起教室日誌開始往教室走去。慎伍見狀連忙起身跟在後頭,追著問:「妳上哪去啊?」

「我去教師職員室啦!」憫敏不耐煩地回了這句。

她那氣勢倒讓慎伍怯步地楞在原地。只見慎伍處在原地,跟進也不是,往回走也不是地,憫敏忍不住又對他罵了一句:「你這大白痴!」
․ * ․ * ․ * ․ *
 
「我哪裡白痴了?」慎伍不解地大嚷

「你真的很白痴!」品蔻回了一句。只見一旁的乃真已經笑的流出眼淚來了。

在學生餐廳裡,慎伍手中的麵包只差沒被自己給捏扁。

「憫敏不是跟關尚智去約會。」乃真解釋著

「咦?」這倒讓慎伍詫異了

「她去請關尚智幫忙關於澄笙的出席率問題!」品蔻解釋著

乃真點點頭答:「澄笙這學期的註冊也是人家幫忙的!否則澄笙一直沒出現,學校怎麼可能讓他註冊繼續就讀?!」

「是啊!都辛苦混了四年多,差這半年而沒辦法畢業真的很可惜!澄笙那隻笨豬自己不知輕重,我們做好友的卻不能因此放手不管啊!」品蔻搭腔著。她已請紹軍幫忙弄到造假的醫院證明,然而還是需要學生會代表向老師關說,替澄笙向學校證明缺席實在是情非得以,已取得校方的諒解。

「是‥是這樣嗎?原來是這樣啊!」慎伍在回答的同時,內心中暗自鬆了一口氣。隨著一直緊繃著的情緒在此刻放鬆了,他開始感到自己內心似乎有了什麼變化。坦白說,他這陣子真的怪極了,怪到連自己都無法去解釋的地步。他從未對一個陌生人懷有敵意過,直到關尚智的出現後,…為什麼?因為他為憫敏擔心啊!憫敏是他的好友,他不能任憫敏被一些奇奇怪怪的男孩所騙,導致後來為情所傷怎麼辦?但是,實際的情況又不像這理由般單純,似乎還有著比純粹擔心著好友的情緒更深刻的心情存在於心底。

在憫敏被趙晴炆給約上陽臺的那晚,他真的嚇壞了。當他好不容易把憫敏拉上來的那一刻,他的心仍無法停止地顫抖著。一想到或許因此會失去憫敏,他整個思緒就會像被千萬隻螞蟻所啃食一般難受不已。思及此,恍然發現,無論在日常生活作息中,或是心靈的依賴上,他已經不能沒有憫敏了。

這樣的心情是在好友的程度之內還是還該更深沉一點呢?

「這只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品蔻這時有意無意地問著慎伍:「如果有天你發現自己愛上身邊的好友了,你會怎麼做?」

「什麼怎麼做?」慎伍覺得有必要謹慎地面對這個問題

「有人會選擇從此消失去逃避這段變了質的友誼,有人會決定壓抑自己的感情選擇以暗戀的方式來繼續維繫彼此的關係。你呢?慎伍,你會怎麼做?」品蔻問

「為什麼要壓抑?為什麼又要逃避?如果事實上是彼此在喜歡對方,那不就錯過了,那不是很遺憾嗎?」慎伍不解地反問

「可是如果對方喜歡的不是你呢?」乃真也在一旁試探著

慎伍側頭想了想,是啊!他從未想過這方面的可能。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在愛情上他總是被動式,都是愛情自動找上門來,所以愛情對他而言就像到便利商店買東西般那麼地輕易可獲得!

「你會怎麼辦?」品蔻重複問了一次

「不怎麼辦啊!就算她喜歡的人不是我,我還是喜歡她啊!我還是會向她表明我的心情啊!就算因此使兩人的友誼發生變化,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嘛!
..,該怎麼去說我的想法呢?我的觀念裡,這世上沒有什麼會是『永遠不變』的!時間不停地往前走,事物就會不停地在轉換。當友情昇華成愛情了,或是愛情消退成友情了,這些都不是自己可以去掌控的!我們唯一可以去做的,就是在其中尋找或創造出新的關係點,這樣一來才算成長。一昧地逃避下去,使雙方都滯留在原地,永遠都走不到所謂的『幸福』那個點。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思?」慎伍認為,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是會隨著時光的交替流逝而產生變化。小時後是父母照顧著子女,隨著歲月的輪轉角色也就隨之替換了。在學校需要保護的同學假以時日變成人人都需仰賴的人物;以前的上司也許若干年後會變成了自己的下屬這也是有的事情。漂逐在時間的洪流裡,唯一的指標是自己的這顆心。順從自己的心,讓它所牽引,雖然不敢保證一定能尋獲到幸福,至少都無怨無悔了,只因他都坦實著對待自己的人生。

慎伍的這番話讓乃真與品蔻不約而同地都安了心。這才理解為何慎伍總不喜歡探討太深沉的人生觀念,因為在他心中已有了一把尺去丈量著自己的人生,無論外界怎麼變遷, 他都接受而且從中去尋找一個讓自己也能安身立命的點,或許這才是最好的人生態度。

「如果澄笙能聽到你這番話,或許也就找到了他所迷惑的答案了!」乃真悠悠地提著

「我的答案不等於澄笙或是你們其中任何一人的答案!因為每個人的人生觀不同啊!」

「你或許才是我們五人之中最聰明的一個呢!」品蔻忍不住讚賞起慎伍

慎伍不以為然神情似乎在說明這是本就存在的事實了!
 
․ * ․ * ․ * ․ *
在市區的麥當勞裡,坐在窗口前的憫敏正大口大口地啃食著麥香堡,無視眼前來來往往的行人。這樣子的憫敏讓一旁的關尚智覺得很有趣。坦白說,剛認識憫敏時並不覺得憫敏有多特別,畢竟她沒有妙曼的身態,也沒有姣好的面容,所有「美女」的特質她都沒具備,甚至有時的應答還有點古古怪怪。然而儘管如此,她那毫不在意地大笑大吃,想說啥就說啥的個性更讓人覺得親切坦率。也因此讓關尚智覺得跟憫敏在一起是一件輕鬆又愉快的事。

「你不餓嗎?」憫敏發現關尚智都沒吃進什麼食物,於是奇怪地問

「跟妳在一起不用戰戰兢兢地,花不到什麼精力,所以不會有飢餓感。」關尚智微笑地答著,掩飾著他向來不喜速食的飲食習慣。

「怪理論!!」憫敏對這答話至下了這句評語,接著又低下頭繼續著啃食著她的漢堡。

這時忽然有人靠近窗口,朝著她急速地拍打著玻璃。她茫然地聞聲抬起頭來,出現在她眼前的人讓她訝異到手中的漢堡已經滑落卻不自知。

「林宇翔…!」

她曾經在腦海中設想過各種重逢的畫面,例如是大雨中淒美的偶遇,或是在街角意外的相逢,各種情況都有,然而決不是像今天這樣滿口含著漢堡肉,或許嘴角還沾著蕃茄醬的蠢模樣!只能說,再次證明了一個道理:「人算不如天算!!」

她走出了麥當勞,等候在外頭的林宇翔對她展露了她所熟識的笑容。

「好..好久不見!」憫敏慣性地垂下頭,盯著他的褲管說

「妳才知道好久不見!!真是的,這陣子妳到底跑那去了?一聲不響地就消失了,想找妳也不知要上那找起!」林宇翔當場不客氣抱怨起來

「你現在在幹嘛?」憫敏轉移著話題問

「我考上台北的學校,所以現在在台北唸大學啊!明天就要回去了!沒想到會在這遇見妳!!好驚喜喔!!」林宇翔興奮地說著

原來是上台北去了!憫敏在心中想著。忽然有一個面容模糊的女孩也浮現在她腦海,於是又問:「那你女朋友呢?」

林宇翔的笑容此刻顯得有些許尷尬,他不好意思地答:「實不相瞞,在我還沒聯考前就與她分手了!」

「咦?」這的確是很讓人意外的消息

「我就知道妳會有這種反應!連我自己都覺得可笑!暗戀她快一年,沒想到交往不到三個月就分手了。」

「為什麼?」憫敏不解地問。他不是一直很喜歡她很欣賞她嗎?當初陪他去挑禮物的景象仍記憶猶新呢。

「也不是她那不好!不過真的跟當初想像中的有些許的差異。」

「你們的開始是自於彼此對對方的外在吸引,至於對個性上的了解是在交往後啊!」

「是啊!我想她也是同樣對我感到失望吧!在暗戀的世界裡都會不由自主地將對方美化了,等到實際相處了,雖也明白彼此也都是平凡人一個,然而還是難免會感到失望。所以當我們決定分手時,反而都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憫敏默默地點著頭,像是接受了這個事實般。

「我現在的女友是班上的同學。一開始我也沒把她當成交往的對象來看待,可是經過一陣子的相處,發現彼此有很多共通點,慢慢培養出默契來,發現彼此很適合對方!不過未來的時間還很漫長,我也不敢肯定她會是我人生的最佳伴侶,只是我真的蠻珍惜現在與她相處的感覺!」林宇翔由衷地說著

憫敏再次微笑出來,知道他如今依然是幸福的,她也是開心的!

「不過,」只聽林宇翔繼續說:「每當我回想起我的高中時光,她仍是我最珍惜的回憶之一。」

「你變了!變得比從前成熟多了!」憫敏說著她的發現。

「妳也變啦!感覺起來比以前有自信多了!對了,妳當初為什麼不聲不響地就消失了?害我還失落了好一陣子!」

對於這個問題,憫敏依然選擇笑而不答的應對方式。已經埋起來的就沒有再去挖掘起的必要。
雖然我曾喜歡過你,然而我已不再是以前的我!而你也不再是那個曾讓我暗戀在心裡的你!但是從前的你及從前的我還是依然會存在於彼此的心裡,停留在屬於你我之間那段美好的回憶裡。

於是兩人在互留聯絡方式後,便就此分道揚鑣。轉身離去的霎那,憫敏心中好似也有某個東西跟她分離了。給予及取去都是同一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吧?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憫敏回到座位道歉著

「老朋友嗎?」關尚智好奇地問

憫敏先是一楞,才笑著點頭。是的,是「老朋友」!她終於找到最適當的代名詞來解釋她與林宇翔之間的關係。
 
 ․ * ․ * ․ * ․ *
當關尚智載著憫敏的車子回到學校,憫敏在校門旁看到了一個熟識的身影。初春的季節裡仍帶著些許的寒意,那傢伙杵在那不冷嗎?

「對不起,我在這邊下車就好!」憫敏回過頭對關尚智說

關尚智當然也看到了那男孩,但是他仍是將車給停了下來。見憫敏就要轉身開車門,他還是忍不住拉住了她。

「如果我現在說我喜歡妳,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憫敏對關尚智這突如其來的問話感到訝異,她先是楞了楞,猶豫了再猶豫還是小心翼翼地反問:「我的回答會影響到澄笙是否能順利畢業嗎?」

這讓關尚智笑了出來,他笑著解釋著:「他在期中考前再不回來,誰也保不了他!」

憫敏理解性地點點頭,表示她明白關尚智在這件事上已盡了他最大的努力。只見憫敏回頭看了看窗外的那個身影,又看了看眼前的關尚智,眼前男孩成熟又穩重,如果將終身託付給他一定沒什麼後顧之憂,只是…,是啊!一旦腦海中出現這句「只是…」的但書,那答案就顯而易見了,不是嗎?

「對不起!」憫敏覺得除了這句話什麼解釋都是多餘的

「我明白了!」關尚智放開了她的手,並幫她打開了車門。目送她下車離去,他當然感到有一絲絲的不捨,只是所謂的「時機」真的在愛情中佔了很重要的因素,只能說他出場的時間真的太晚了。

憫敏小跑步地來到校門口旁,眼前的慎伍看到了憫敏反而開始手足無措起來。

「你在這幹嘛?」她問

「在等妳啊…」他眨著無辜的眼睛答

「我只是跟朋友去吃頓飯而已啊!」憫敏有點不高興地說

「我知道啊!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會擔心啊!只好在這等妳啊‥!」

「你是笨蛋嗎?」

面對憫敏這句責罵,慎伍卻帶著耍賴般地答:「蔻子說我才是最聰明的人咧!」

這句話終於逗笑了憫敏。見憫敏笑了,慎伍才暗鬆了一口氣。情緒放鬆了,開始搞笑地提議起:「我們下午翹課去,好不?」

憫敏板起臉表示自己是一班的班代不能翹課,然而慎伍仍使出渾身解數耍著那三寸不爛之舌試圖說服憫敏。只見憫敏再三猶豫之後,提出了條件-便是要慎伍買個鑰匙圈送她。

「鑰匙圈?妳不是有一個了嗎?還寶貝得很呢!」慎伍奇怪地問

「嗯…那個我想收起來了!」憫敏若有所思地答

「好吧!我去挑一個最漂亮的送妳!」

「嗯!!」
․ * ․ * ․ * ․ *
這晚乃真洗完澡從浴室走了出來,一回到自己的房間馬上察覺到她書桌上的東西不見了。她連忙跑下樓,著急地問著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母親:「我書桌上的東西呢?」

只見林母頭抬也不抬地繼續看著電視答:「妳是指那顆爛蘋果嗎?我丟啦!!」

「妳丟了?妳丟去哪啊?」乃真一邊問一邊往廚房的方向去,打算翻著廚房裡的垃圾袋。

「剛垃圾車來過啦!不過就一顆爛蘋果嘛!誰叫妳一直放著不吃!」林母依然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節目,漫不經心地說著。

乃真實在不知該如何跟她的母親解釋,那顆蘋果所代表的並不是就僅是一顆單純的蘋果,只好認命地走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回到房裡後的她,坐在書桌前傻楞地想著:蘋果都壞爛了,然而還是沒有澄笙的消息。他究竟上哪去了?此刻正在幹什麼?思尋此,她忍不住拿起手機撥起了澄笙的手機電話。

「您所撥的號碼暫時沒有回應…」自從澄笙消失後,他的手機永遠都是這個答話,她知道,在澄笙回來之前,他的手機絕對不會開機。然而她還是忍不住想去撥起,至少心裡會有些許安心的錯覺。從來沒想到,她與澄笙之間會只剩下靠十個號碼來維繫。

這時她的手機反倒響起來了,上頭的來電顯示是品蔻。

「乃真,慎伍之前拜託他父親幫忙的事有消息了!」

「也就是說…?」乃真因心情激動而語氣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們知道澄笙在哪了!原來那傢伙跑到基隆九份山上去了!聽說他在那的民宿打著零工。真受不了他,放著書不讀跑到那去做苦工!他腦子真的不正常了!!」

原來是去九份了啊?這個季節上九份的確是很恰當的季節呢!

「乃真,妳有在聽我說話嗎?」品蔻在電話的另一頭一直聽不到乃真的回話,忍不住問

「有..有啊!」

「明天剛好是假日,我們一起去把他帶回來吧!」品蔻提議著
去把澄笙帶回來?這…

「好不好?」品蔻想再確定一次

「…妳們去就好了!」不知道為什麼,她明明也很想念澄笙,然而她卻覺得目前仍不是見面的時機。她還沒做好這個心裡準備!

「乃真?!」

「嗯,見到了他,幫我問候他一聲吧!」乃真說完便匆匆掛上電話了。

乃真望著自己的手機發怔了好一回,躺回床上後忍不住懊惱起來。她到底在鬧著什麼彆扭呢?這個疑問她沒有答案,她只知道她不願再面對一次像那夜大雨中的澄笙了,那樣的澄笙讓她感到害怕!!
 
․ * ․ * ․ * ․ *
由於一夜無眠,這天她睡的特晚,直到近中午才起了床。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拿起床頭的鬧鐘想了解現在是幾點鐘,「11:15」,她看著鬧鐘揣測著品蔻他們到九份了嗎?還是已經見到澄笙了?

這時她的母親在門外敲著門說:「小真,妳醒了嗎?有人找妳喔!!」

「有人找我?」乃真打開門納悶地問

林母點點頭答:「是一個男孩子!我叫他進來坐他也不肯,一直站在門口外等著!」

當乃真盥洗好後,才走出屋子去。當她開門後的那一刻,映入她眼廉前的面孔讓她當場愣住。那張面孔她一直以為她早忘記了,然而如果早已忘記了,那為何當那男孩揚起嘴角的笑容還是讓她有種熟悉的錯覺呢?

「嗨,好久不見!」男孩的笑容中仍難掩一絲尷尬。

白洛孰,她專三以前的男朋友!
 
․ * ․ * ․ * ․ *
座落在她家附近的舊式咖啡廳裡,乃真點了一杯曼特寧咖啡。她喜歡先拿起杯子在杯緣口嗅一下咖啡的香氣再酌一口原味的曼特寧,那口咖啡特苦,在嘴中形成一股酸味,可是順著喉嚨滑落時,卻開始發酵起甘甜的味覺。她這才滿足的放下咖啡杯,開始加糖及奶精。

「這麼多年了,妳的習慣還是沒變!」坐在她對面的白洛孰微笑地說
乃真只是微笑不語。

她放下咖啡杯,卻不知該對眼前的這個男孩說些什麼好。伴著一室的咖啡香的是一陣的靜默。總該說點什麼吧?乃真心裡尋思著。

「你好嗎?」這句話同時從兩人的口中脫口而出

「我很好!」兩人又同時答出這句話

彼此先是一楞,接著一同笑了起來。在乃真腦海裡,想起了「情書」這片電影。啊?對了!當初這片方上檔時,還是眼前這男孩陪她去看的呢!

「妳快畢業了,不是嗎?」白洛孰問

乃真輕輕地點著頭,原來他仍記著關於她的點點滴滴。

「你呢?大三的課業重嗎?」分手那年,他還是個大一生。

白洛孰也是微笑地點著頭

「畢業後妳打算做什麼?有升學的計劃嗎?」

「我打算找工作!想幫媽媽分擔一點家計。」

話到此似乎又打住了。這麼不經意地聊著片面的話題,只不過在醞釀著這此次會面的重點浮出水面的時機,只是所謂的「適當時機」真的很難去捉摸拿捏。

「妳一定很訝異我為什麼又突然出現在妳眼前吧?」白洛孰不願再迴避過往的事,主動地提及

乃真只是笑而不答。

「我一直覺得對妳很過意不去!當初竟然是用那種最惡劣的方式跟妳分手!」─有了第三者接著不聲不響地就消失了的惡劣方式。

「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乃真淡淡地表示

「我不是想為自己辯解著什麼!無論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我背叛了你就是我不對!可是,我一直想跟妳把一些話給解釋清楚。」

「解釋清楚?」乃真狐疑著。事情不是一直清清楚楚地嗎?

只聽白洛孰繼續說:「我一直很喜歡妳,從認識妳的那天起就一直很喜歡妳!當妳願意跟我交往時,我真的很開心!我也曾暗自發過誓要盡全力去呵護妳,珍惜妳!!只是…」

「只是什麼?」乃真用湯匙攪動著咖啡杯,無意地問

「只是有時候跟妳在一起讓我覺得很無力感!似乎無論我怎麼做,還是進不去妳的心!」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乃真無法理解地問。那時的她可說是全心全意地對他付出,為何他還會有這種感受?

「每次妳難過時,需要人幫助時,甚至想找人傾吐心事時,妳第一個想到的人都不是我!」

「咦?」乃真似乎一臉茫然著,如果她所想的不是他,那還有誰呢?

「妳會去找李澄笙,而不是我!!」

澄笙?乃真從來沒想到澄笙會是造成他倆之間的問題。

「因為澄笙是住在我隔壁的青梅竹馬啊!無論是生活上或精神上,我們總是不吝於彼此分享著!可是我們就只是好朋友而已啊!」

「我知道!」白洛孰苦笑地答:「我也是一直這麼告訴著自己。可是我還是會很介意他,沒由來的就會計較起他的存在。我越想去取代他在妳心目中的地位,挫折感就越大。有時我甚至會懷疑,到底妳的男朋友是他還是我?忌妒讓我開始憎惡他,也憎惡起自己,到後來甚至憎惡起妳…。每當看妳為我傷心垂淚,我心中反而竊喜。至少妳那時的眼淚是因我而起,是屬於我的眼淚…,我是個很差勁的男人吧?」

聽著白洛孰的告白,乃真又有想哭的念頭。她不恨他,可以說從來沒有恨過他,但是她卻在此刻同情起他來。

「跟妳分手後,我過了一陣子的荒唐時光。身旁的女伴來來去去,有時替換的速度快到甚至來不及記住她們的名字。這種日子久了也厭倦了。當我冷靜下來後才發現,我還是對妳念念不忘。」

看這白洛孰帶著認真誠懇的目光說著這段話,乃真不自覺撇開目光想去逃避。

「說來妳一定不相信!我常常躲在遠方偷看妳!!」

「咦?」乃真顯然對這句話感到十分的震驚

白洛孰不好意思地笑著說:「我常跑到妳們學校門口外的茶店去等妳下課,直到看到妳一眼才肯離去,不過通常沒看到妳的時候多了點。我也常在這家咖啡店喝著咖啡等妳從窗前經過,有時候是妳一個人走路回來,‥有時候是李澄笙騎車載妳回來。夏天時妳跟他在巷口吃著刨冰,我則坐在這凝視著妳倆。就像一個變態一樣!!」白洛孰說到自己的行為都忍不住自嘲起來。

「你可以上前跟我打招呼啊!」乃真忍不住說

白洛孰搖搖頭。他也曾有過這個衝動,然而幾經掙扎還是輸給了自己的怯懦。

「那你今天又為什麼來找我?」乃真又問

「…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再像一個變態的暗戀者,只躲在暗處跟隨著妳張望著妳。關於我喜歡妳的這件事上,我承認我曾猶疑,我也曾徬徨甚至不敢肯定自己,但我只是個平凡男人,我不可能那麼的完美。可是我要告訴妳的是,因為曾經失去過妳,我一定會比其他人更懂得珍惜妳!!所以,如果妳對我還有一絲絲情意,如果妳肯原諒我,可不可以讓我倆從頭再來過?再重回我身邊?」

聽完白洛孰一口氣說完的話語,乃真在心中只有慶幸著一件事情,那就是所幸她今天並沒有跟品蔻上九份,否則她就遇不到白洛孰,聽不到這些話!!因為這些話將是她的人生中最大的關鍵點。突然之間,她想起澄笙在那也大雨中對她所說的話:「我不可能永遠陪伴著妳!」

只見乃針對白洛孰說:「你剛說要我回到你身邊,那表示著你的出發點還是為了你自己。這表示著你最愛的人還是你自己!今天你來找我,不是因為愛我,而是因為你自己的希望!」

乃真把話說完,從錢包中掏出一張百元鈔放在桌上便準備轉身離去。白洛孰急忙站起來拉住她,道:「乃真?!」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你今日的出現,如果不是你,我或許永遠不會發現我一直忽視的東西!」
她說完便抽回自己的手臂,頭也不回地離去。
她一口氣離開了咖啡店,轉進自家巷口的街道,才怯怯地回頭望去。發現白洛孰並沒有上來,才鬆了一口氣般地放慢了腳步。走在這條熟悉到不行的老街道,看著二十年如一日老街景,這讓乃真有種安心的感覺。忽然街角的一景引起了她的注意。原來是常去的那家冰店正在打掃著內部,看來他們開張之日即將到來。每次看到他們的店重新開張,她才有一年又過去了的感觸。

走在木麻黃樹蔭下,春風撫過臉上還有著綠芽初萌的清晰氣息。這條街她跟澄笙不知來回走過多少次了,他倆總是在這排樹下悠閒地散著步,聊著一些日常瑣碎之事,甚至有時雙方都沉默不語,只是安靜地踱步著。然而他倆卻從未因此感到無趣,反而很樂在其中。不知聽誰說過,可以執手卻無言地走過一段路卻因此感到心靈充實的,才算是完美的伴侶。

原來她一直所追尋的人其實一直就待在她身邊,用著最沉默最安靜的方式在守護著她,而她卻始終渾然不知。

「如果妳身邊有重要的東西,妳一定要好好珍惜,死都不要去放棄!也不要讓他離妳而去。」—品蔻曾說過的話此刻在她心中響起。是的,她終於發現了,只是…現在才發現了的她會不會來不及了?回想起那晚的澄笙,似乎決定離她而去了,這讓她開始感到害怕。她之所以不願跟品蔻他們去找澄笙,是不願自己的出現影響了澄笙的決定。如果澄笙就此離她而去,她也絕不會有什麼怨言,只是…,她忍不住在木麻黃旁蹲了下來,眼淚就是無法克住地一直流一直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