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第七章 陽台上的秘密

「慎伍,我在陽台上等你!我等你來!屆時,我有話要告訴你!」女孩的面孔顯得可愛而嬌羞。
 
「鈴!鈴鈴!!」一陣鬧鈴聲驚醒了慎伍,他茫然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置身在自己的床上。

「原來是作夢啊…?」慎伍想起那夢境,仍心有餘悸。

陽光從百葉窗外透了進來,那光亮讓慎伍刺眼地直流眼淚。是的!純粹是因為陽光太刺眼了…
 
在早晨人來人往的學生停車場上一台復古版的kawasaki帥氣地停在一角。上面的騎士才剛從機車上跨了下來,身後就傳來一句冷冷地問話:「只要跟你表白,你就跟她們交往?」

一個二技部的女孩, 面容秀麗配上一頭長而飄逸的直髮,顯得脫俗。然而此刻卻眼眶含淚地質問著杵在眼前的男孩。

只見男孩神色為難地猶豫半晌之後,露出一抹連自己都覺得尷尬的笑容答:「好像是這樣吧?
...

「啪!」男孩話還未說完,那女孩的一巴掌就生硬硬地就往男孩俊秀的臉頰送了上去。

「不要把女人都當成笨蛋!」女孩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去。雖然她表現的毫不留戀,然而從她的眼角,卻讓人都看到了她內心的肝腸寸斷!

而挨掌的男主角即是風迷全校女生的邱慎伍同學。他撫著自己那火辣灼痛的臉頰,目送傷心的女主角離去後才悻悻然地轉回身抽起機車上的鑰匙。

「白癡!」

另一台黑色
vino在旁邊停了下來,摘下安全帽是澄笙的臉,他老遠就看到這猶如『花系列』劇情般的畫面。

慎伍一見是澄笙,只是擰了一下眉頭,沒做任何回應。

「才一開學就鬧這麼大?」澄笙忍不住想挖苦他一下

慎伍瞪了他一眼,舉起雙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叉,像是在表達著他不想再去觸碰這類話題。一
如往常,他從不去多討論關於他那些女朋友—從交往到分手。

兩人還未走進學校校門口,只見校門口站著一位蓄著赫本頭的俏麗女孩,對著迎面而來的慎伍熱情地招著手,連帶附上開朗的笑容。

澄笙不可思議地看著慎伍,慎伍只是尷尬地笑了笑!

「你可真是豔福不淺哪!」澄笙故意一臉羨慕又是忌妒地說

「少挖苦我了!我是被愛情給阻咒了!
....這一切都是我的報應!」慎伍這番莫名其妙的話,一時讓澄笙分不清慎伍話中的成份是玩笑居多亦是出自於肺腑之言居多?然而慎伍不再多解釋什麼便快一步走上前去,只見那名女孩興高采列地挽起慎伍的手臂,神情像是隻驕傲的孔雀,仰首闊步地隨慎伍踏進校門了。

「后冠再度易主?」

回頭一看,乃真及品蔻也到了。說話的品蔻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她看著慎伍及那名女孩離去的背影,像是在資料報告地說:「資訊科四年級的科花-陳湘宜!」

「讀國貿科簡直埋沒了妳的天份!」澄笙開玩笑地道

「多謝你誇獎
...」只見品蔻及澄笙一來一往地逗著嘴,誰也不讓誰。倒是乃真,始終一語不發地望著已身在很遠之處的慎伍。

后冠再度易主?是啊!慎伍的手中好似捧著一頂讓人絢目不已的后冠,讓見到他的女孩無不著迷,渴望那頂后冠能夠幸臨自己,從此灰姑娘變成美麗的公主。不過慎伍的后冠似乎也有時效性般,彷彿午夜前的十二點鐘,鐘響完畢后冠就會消失,於是女孩又恢復成初始的角色。美麗的后冠背後其實是一場賭注,籌碼是自己的真愛,賭的是王子的真心。王子有心才會不辭千辛萬苦地去尋找灰姑娘;倘若王子無心,只怕灰姑娘終其一生只能躲在陰暗的角落,用一輩子的愛戀守著那短暫美好的回憶,而將自己的青春年華虛擲在漫長無盡的等待!等待什麼?等待王子終朝一日的出現?還是那份回憶終朝一日的消散?

「在想什麼?」澄笙見乃真一臉悵然,心中雖有所明白,仍假意地問

乃真只是微笑不語。

「乃真~」

這時乃真班上的三四個女孩在另一邊對她揮手打招呼,於是乃真對澄笙及品蔻示了個意便朝她同學的方向走去。

看著乃真與那些女孩有說有笑地離去,品蔻忍不住對身旁沉默著的澄笙說:「你還是有機會的!只要不再沉默下去!」

「妳又再說阿拉伯語嗎?」澄笙皺起眉頭問,表面上似乎聽不懂品蔻話中的含意。

「還死鴨子嘴硬?!你瞞得了別人,瞞不了我!」品蔻張著杏眼說

「我真的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澄笙說罷,輕拍了一下她的頭便轉身朝自己的科館離去了。

品蔻看著澄笙的背影離去,—這已成了她的習慣性!然而此刻的心情再也沒有之前那份惆悵失落感。終於明白一個道理,一段感情無論當時是多麼的刻骨銘心,經過時間的釋懷,最終還是會風清雲淡。如今她所不明白的,是澄笙為何至今仍不肯坦白對乃真的感情呢?
 
․ * ․ * ․ * ․ *
教學大樓區的三樓欄杆前,趴著一群男孩。每個都爭著大眼,打量著正對著站在一樓一年級區的一群女孩。

「你們在看什麼?」慎伍好奇地走出教室,也擠進一角問

「當然是在看今年有沒有可愛的小學妹可以照顧!」一個男生頭也沒回地答

慎伍理解性地點點頭,似乎對此不大感興趣。當他正打算要離去時,卻被一旁的男生給拉住。

「你們看你們看!那女生超正的!!」那男孩像發現新大陸地嚷

其餘男孩開始騷動起來,開始尋找目標所在地。只見在他們正對面的一樓,站著四五個少女,其中有一個個子特高,一身制服讓她看起來身材修長卻仍遮不住她那少女特有的豐滿體態。雙眼大而分明,膚色適宜顯得十分健康。她髮長至耳,髮尾打薄讓髮絲看起來彷若飄在空氣中一般!顯得朝氣十足。

「好亮眼的女生!」
「她是模特兒嗎?」「你們看,她笑起來好燦爛喔~那對小酒窩好可愛!」男生們一言一句地讚嘆著。

慎伍朝他們所述地打量著那個女孩,由下看起,嗯!小腿曲線不錯,那柳腰也確實很有吸引力,胸形大小適中,堪稱完美,頸部細長很有引誘性,臉蛋…,等等!臉蛋很面熟咧!慎伍這麼一想,失聲地驚嚷出來:「晴炆!妳怎麼會在這?!」

「Hello!阿伍!!」樓下的女孩聞聲抬頭,看見一臉驚訝的慎伍,開朗地笑著對他揮手。

慎伍氣急敗壞地一口氣跑下樓,來到那女孩面前。

「妳在這幹啥?」慎伍無法置信地嚷出來

「咦?阿姨沒跟你說嗎?我要來讀這所學校啊!從今以後,我是你學妹了,請多多指教!」晴炆輕鬆地笑著答,說罷還對慎伍行了一個禮。

「不好笑!上回我回家,妳怎沒跟我說?」慎伍瞪著她問

「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嘛!瞧!你真的很驚喜啊!」晴炆調皮地說

「我這是驚嚇!」慎伍一反過去對女生和和氣氣的態度,板起面孔略帶不悅地說

晴炆看見慎伍似乎不太開心,擰起眉頭悠悠地說:「如果你真的不歡迎我,我回台北就是了!只是邱媽媽如果對我問起回去的原因,我要怎麼回答呢?說是你趕我回去嗎?還是…」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妳高興怎樣就怎樣吧!我管不了妳!」慎伍放棄似地說罷轉身要回自己的教室。

「我不想住學生宿舍,可以搬過去你那套房跟你一塊住嗎?」晴炆的聲音在他身後揚起

「不行!!」慎伍頭也沒回地斷然拒絕了!
 
․ * ․ * ․ * ․ *
「所以說…?」在學生餐廳中,四個人同聲開口

「沒錯!這ㄚ頭的父母跟我的父母是世交,所以我與她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就像親妹妹一樣!」站在四人面前的慎伍一口氣解釋完畢

「後面那句就免了啦!你們好,我叫趙晴炆。請多多指教!」站在慎伍旁邊的美少女帶著親切可掬的微笑道

「又來一對青梅竹馬?這下有趣了!」品蔻輕聲的說

只見晴炆熱絡地勾起慎伍的手,開心地道:「每次寒暑假,慎伍都對我說著你們的事,讓我一直很想認識你們耶!」
她說罷走上前一步,端凝著坐在餐桌前的四人,然後從左至右地說:「酷哥李澄笙,網球好手!啊!暑假的比賽真令人遺憾!」

「這…」澄笙一時無言以對

「冷面心腸熱的好班長苗憫敏!多謝妳平時那麼照顧阿伍!」

「喔—」憫敏只是應了一聲

「美艷動人的汪品蔻!目前處於單身中,原因不祥!」

品蔻只是揚揚眉,不置可否。

「再來就是妳!林乃真小姐!嗯…,阿伍提起妳的事不多,所以我沒有詳細資料,sorry~」

「沒有關係!」乃真和善地微笑以對。

「慎伍,你這『妹妹』很健談嘛!」品蔻忍不住想壓壓對方的焰氣

「啊!如果我說話太直,我向妳道歉!」
未料到晴炆馬上嗅出品蔻語氣中的火藥味,當場也耿直地挑明道。這倒令品蔻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乾笑以對。

「蔻子,別跟這ㄚ頭計較!」慎伍拍了拍晴炆的頭道著。只見晴炆拉著慎伍的手,調皮地吐著舌頭。

這時在餐廳口,一群新生女孩站在餐廳門口喚著晴炆的名字,晴炆對她們招了招手,接著回過頭一臉懇求地對慎伍道:「阿伍!我班上的女生想認識你!賣我個面子吧?」

她話才一出,慎伍的眉頭便皺了起來,他還未開口,晴炆便搶著說:「我北部下來,交朋友不易,你就當幫我作公關啦!」

「好啦好啦!走啦!」慎伍心不甘晴不願地答

於是慎伍跟他的好友們說了聲抱歉,便被晴炆給拉走了。

「他這輩子註定被女人吃死喔!」品蔻看著這幕冷冷地說

「可憐的傢伙!」憫敏接了這句,然而在她的臉上看不出同情的表情

「他只是心太軟,拒絕不了女孩子!」乃真幽幽地答

品蔻感到好笑地對她說:「乃真!免費幫妳上一課,「心軟」只是男人慣用的藉口!這世界上除非是自己也甘願,否則沒什麼拒絕不了的事!對不對,澄笙?」

面對品蔻的這個質疑,澄笙不答也不應,關於男女之間的戰爭,真的要批判起來,就算再吵個三天三夜也不會有結論,所以在這個時候最好把自己當作「中性人」,不發表任何言論才是明哲保身之舉。

․ * ․ * ․ * ․ *
「慎伍,外找!」一同學朝教室裡頭喊道。

於是慎伍走出了教室。一踏出教室,出現在眼前的女孩是上回在停車場上打了他一巴掌的二技部學姊。她一見到慎伍,臉上只是露出一抹淡笑。

「嗨!小伍!」她打招呼

「嗨‥!巧棻!」慎伍也抱以一微笑

倆人來到樓梯口,只見巧棻先開了口:「我是來道歉的‥,那個早晨,我不該在停車場上那樣讓你難堪…」

「沒有什麼難不難堪的!的確是我自找的!妳沒必要道歉!」慎伍打斷她的話

聽了這話的巧棻這時低下了頭,默不作聲。

「巧棻?」

「小伍,或許你會看不起我,但是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你‥你回到我身邊來,好不好?」巧棻說著說著,眼淚開始一串串地掉。先是垂淚,再來便演變成抽泝,接著便開始哭出聲來了!

「妳不要這樣…,我不值得讓妳這樣。」慎伍輕拍著巧棻的肩,靠上她並柔聲地哄著

「你想跟誰交往都沒關係,但是就是不要丟下我,沒了你,我就‥」

「這位大姊!妳該不會說妳就不想活了吧?」

這兩人聞聲抬頭,只見趙晴炆不知何時已站在他倆面前,一臉不悅地瞪著巧棻瞧。

「妳是誰?」巧棻反問

「妳算哪根蔥?還敢問我是誰?」趙晴炆說罷,一箭步上伸手一推,便將巧棻推離慎伍的懷裡

「晴炆!」慎伍出聲想制止,然而晴炆似乎不打算就此罷手,只見她繼續對著巧棻道:「妳別以為阿伍好說話,就可以在這要死要活地威脅阿伍!如果妳真不能沒有阿伍,現在就從這跳下去給我們看啊?」

「晴炆!!」慎伍大聲地喊

「如果妳沒勇氣這麼做,那張嘴就給我從此安分!」晴炆完全不理會慎伍的喝止,反而更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她那氣勢完全讓巧棻毫無招架之力。使得巧棻當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再度含淚離去。

晴炆看著她離去,登時露出勝利的笑容。此時慎伍一把轉過她的身子,氣急敗壞地道:「妳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如果她真的做了傻事怎麼辦?」

「阿伍!她不會去跳樓的!你在怕什麼?難道說宋恩璃的事還一直讓你耿耿於懷?那是意外!」

「不要說了!」慎伍生氣地大嚷出來。
他的聲音震響了整棟樓,造成許多人都紛紛從教室探出頭來側視。

晴炆從慎伍的臉上看見了痛苦,意識到自己觸及了慎伍的傷痛,連忙急著說:「對不起,阿伍!我…」

她的話還未說完,慎伍已經回過身進了教室。晴炆二話不說地便跟著他進去。只見慎伍進教室後直往自己的座位方向而去,一把提起座位上的背包,轉身又要朝教室外走去。

「阿伍!」晴炆想叫住他

「拜託~算我求妳!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慎伍的這句話終於使晴炆怯步不再跟進。

慎伍離去之前,忽然回過頭往教室內望,眼神直直投向了憫敏,只見憫敏對他理解性地點了個頭,於是慎伍這才露出一抹笑意,拎起背包頭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 * ․ * ․ * ․ *
「竟然發生了這種事?」在午餐之約上,聽完憫敏的敘說,乃真不禁擔憂起來
「真是稀罕!慎伍會因此大聲嚷叫!」澄笙也是難以置信。自從認識慎伍以來,慎伍就像個笑容可掬的親善大使,從沒瞧過他跟誰大小聲過,所以對他這次的情緒失控都感到意外!

「等下,我有個疑問!宋恩璃是哪一號人物?」品蔻不解地發問

頓時四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沒人可以答出個話來。直至這時,他們才發現一件事,雖說大家都稱之為好友,然而對慎伍的事卻知道的不多,甚至可以說是少的可憐!他從不主動去提及自己的私事,而且當大家在聊國中時代的種種時,他亦是最沉默的那一個!

當一個疑問被提起,其他相關性的疑惑就猶如骨牌般一個接著一個地蔓延開來。慎伍是北部人,為何選擇離家隻身來到中部的專科就讀?國中時代的他又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為何他從不說起?

․ * ․ * ․ * ․ *
「我忽然覺得好慚愧!」在回教室的走廊上,乃真若有所思地喃喃
一旁的澄笙看了她一眼,卻沒有搭腔。因為他也是這麼認為著自己。

「一瞬間變的好想知道慎伍的過去!這樣的我會不會很差勁?」乃真彷若自問自答著

澄笙默默搖著頭。一句話在他內心斟酌了許久,在今天,他決定將它說出口:「其實,妳喜歡慎伍對不對?」

這句話讓乃真停下了腳步,她睜著大眼望著澄笙,一時說不上話來。

「…妳有保持緘默的權利!」澄笙補充著

這倒讓乃真笑了出來。這時的他倆正經過中庭,於是乃真朝中庭內的水池走近,坐在水池檯邊,對站在她身後的澄笙說:「我很喜歡看著慎伍,他不經意的舉動、不經意的笑容、不經意的話語,接收到我眼裡腦海裡甚至心裡,都會覺得很在意!在意到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然而,我想,我只能算是個單純的暗戀者,我從未想與慎伍有進一步的關係!能與他保持著好友關係,已經讓我很心滿意足了!」

「為什麼要放棄爭取這份感情?」澄笙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乃真搖搖頭,微笑地答:「或許是我一直在他身邊看著他與那些女孩的來來去去,從中深刻地體會到,作他的好友會比作他的女友來的快樂!我其實也是個自私的人,所以不想讓自己跟著慎伍被那些女人的淚水所淹溺‥」

乃真的話逐漸細微到彷如只剩一絲氣在空氣中浮動,終至沉默不語。看在澄笙眼裡,他能體會乃真的心情卻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語。他遲疑了再遲疑,還是走上前去,伸手安在乃真的肩膀上,想藉著這樣的觸碰來傳達內心想表達的訊息。

乃真從水池中看見了澄笙的倒影,她並未回頭,也只是伸出另一之手回握住澄笙的手。

「澄笙,你真不可思議!我一直以為這件事我絕不會對任何人透露,甚至打算連你也不說。可是我想,這輩子我在你面前是永遠沒有秘密!因為,你總讓我感到安心,彷彿什麼話都可以毫無顧忌地對你傾訴,而你一定也會明白我的感受!」
說到這,乃真這才回過頭,帶著認真的眼神問澄笙:「你會永遠陪伴著我嗎?」

乃真的眼神很清澈,真的很清澈!澄笙此時心中只有這個想法。

「妳是指『永遠』嗎?」他這麼問

乃真點點頭,肯定地重複:「永遠!」

澄笙不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 * ․ * ․ * ․ *
「叮咚~叮咚~」連接著不停的門鈴聲,讓慎伍不得不從床上爬起,一開門劈頭就道:「妳真的很煩耶!」

「你怎麼知道是我?」晴炆睜著大眼問,然而嘴角已露出頑皮的笑意。

這時慎伍才看見晴炆手上拎著兩碗外帶牛肉麵。

「當作是陪罪,別生我的氣了,好不好?」晴炆佯裝出可憐兮兮地模樣哀求著慎伍

慎伍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伸手去接過晴炆手上提的東西,讓出身來示意要晴炆進去。晴炆這才開心地走了進去。

晴炆一踏進慎伍的房間,環顧著二十坪的大套房,各樣傢俱樣樣具全,甚至還有小廚房,忍不住發出羨慕地讚嘆。

「難怪你不喜歡回台北!這兒太舒適了!」

慎伍只是微笑而不搭腔。只見他取出袋中的牛肉麵,並催促晴炆趁熱食用。

晴炆再度打量了套房一番,才乖乖地在餐桌前坐了下來。慎伍對她遞上筷子,晴炆在接過筷子後,忽然慎重地說:「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提起往事讓你難受!對不起!!」

「過去就算了!以後別再提起就好了!」慎伍平靜的表情,無法看清他內心真正的思緒。

「可是我真的沒想到你會變那麼多!跟從前的你簡直判若兩人!」

「…人本來就會變,這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慎伍說罷動手開始吃起牛肉麵。

看著慎伍這冷冷的表情,晴炆心想,這才是她所熟識的慎伍啊!她一直很擔心慎伍隻身一人來到中部生活會適應不良,費了九牛二虎的勁才說服父母讓她下中部,並與慎伍就讀同一間學校。沒想到實情是如此出乎預料!在學校看到慎伍溫柔地對待所有環繞在他周圍的女孩,那樣子的慎伍讓她感到不習慣之餘還非常地不悅!!

「阿伍,你今年五年級了吧?明年一畢業後就跟我回台北,好不好?」晴炆試探性地問

慎伍並未抬起頭,吃了一口麵才淡淡地說:「妳怎麼跟我回台北?學校怎麼辦?」

「到時我只要辦轉學考就好啦!一起回台北吧!」晴炆慫恿著

「…再說吧!」慎伍說罷繼續低頭猛吃著麵。

當用完晚餐,慎伍開始在廚房沏著茶時,晴炆又開始好奇地對著慎伍的物品東瞧西望地。只見她打開了慎伍的抽屜,發現了一枚老舊的髮飾,訝異地說:「你這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慎伍回頭一看,看見晴炆手上揮舞著的東西,臉上一變,當場放下手裡的茶具,一箭步上地將髮飾搶奪了回來,不悅地說:「我的東西妳不要亂動!」

晴炆嚇一跳之餘,委屈地解釋:「我只是好奇嘛!有什麼了不起,我以前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啊!只不過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這句話就像一道雷直劈進慎伍的心裡,他抓著晴炆的肩直視著她問:「妳什麼時候掉的?」

「這種事我哪記得?」晴炆莫名其妙地答

見晴炆掙扎著,慎伍才意識到弄疼了她,這才連忙放手並說著抱歉。

「算了啦!是我不該亂翻你東西,我有錯在先啦!」晴炆討好著說

慎伍只是笑而不答地摸摸晴炆的頭,不再表示什麼地回過頭繼續方才的工作。接著晴炆開始聊著關於在台北的一些趣聞,而慎伍始終只是應著。直至時鐘上的長針指向九,慎伍忍不住說:「妳該回去了吧?宿舍不是有門禁嗎?」

「不要!我要住在這!!」

「啊?」

「你都不知道,宿舍那群女生好討厭,我跟她們簡直是兩個世界的人!」晴炆噘起嘴唸唸有詞著

慎伍站了起來,走向衣櫥一邊打開它,一邊說著:
「如果不想引起別人的議論就該試著收斂自己的鋒芒!」

這句話從慎伍口中說出,聽在晴炆耳裡就像是在說笑般!這時她發現慎伍拿著手提袋,正把一些私人的衣物往裡頭塞。

「你在幹麼?」晴炆納悶地站起來問

慎伍拉起手提袋的鍊子,刷一聲地背上肩,作勢就要往房門外走去。

「阿伍?!」晴炆緊張地跟上前拉住他

慎伍回過頭來,笑著說:「當我在學校看見妳,真的很意外!這才發現,妳已是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在我身旁跟前跟後的黃毛丫頭。」

「你是在說,你終於發現我是個美人了?」晴炆得意地笑著問

慎伍擰了擰晴炆的臉頰,答:「而且還是頂級的!」

他說罷便將房間的鑰匙交給晴炆,並表示自己會另找地方落腳,所以這套房隨意晴炆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一起住?」晴炆嘟起小嘴問

「因為我們不再是小孩了!必須顧及到一些事!這就是長大的悲哀,沒得抱怨!」他說完又拍拍晴炆的頭,便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關上門後的晴炆,看著慎伍交給她的鑰匙,心中想著:慎伍開始有意識到她的女性特質而保持距離,她該為此感到開心還是失落呢?

 ․ * ․ * ․ * ․ *
李澄笙才在地板上舖上一床棉被,邱慎伍隨即倒了下去。

「真累死我了!」慎伍把頭埋進澄笙為他準備的枕頭,哀嚷著

「你今晚暫時睡地板吧!明天客房清出來就有床睡了!總之,你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澄笙在自己床上坐了下來,笑著說

「我不會跟你客氣的!」慎伍答著

於是澄笙便熄燈,也跟著躺下。在一片漆黑之中,慎伍的聲音響起:
「人家說『青梅竹馬』的關係最容易造就一段愛情,你認為呢?」

「不過人家也說『青梅竹馬』發展出來的愛情是不會有結局的,所以你說呢?」

兩個男孩不再說話,沉靜在自己的思緒裡頭。
․ * ․ * ․ * ․ *
在學校操場上,有三四個班級佔據著各一角上著體育課。而土木科五年甲班今天的體育課內容是—「跳箱」。

女生一排成一隊,準備一個接一個地測驗。林乃真慘白著臉盯著逐漸逼近的跳箱,她也知道無論怎麼躲,終究還是會輪到她上場,只是遲早的問題。然而人的心態就是這麼奇怪,能拖延來臨的時間就盡量去拖延,儘管到頭來還是得去面對!

「乃真,妳不要怕!一鼓作氣地衝刺起跳,千萬不要遲疑!!」
「對啊!跳箱這玩意,最重要的是信心!!如果妳認為自己跳的過就一定會跳過!!」她的同學們紛紛在她身後打氣著

「我一定會跳過去!我一定會跳過去!我‥」正當她開始在為自己打氣時,體育老師唱名道:「林乃真!!」

她先是楞了楞,直至同學在旁叫喚她,她才從恍神中回神過來,看著眼前三層跳箱,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腳在發抖,然而老師的哨子已經在耳邊響起,像似在催促著她,她只好深呼吸了一口氣,拔腿就往前衝。就在要跳躍的那一刻,她內心終究還是忍不住懷疑著:「我真的跳的過去嗎?」

這念頭才剛閃過腦海,她的右腳便撞上木箱,整個人從木箱上跌了下來。

「乃真!!」同學們驚呼著一擁而上。

「沒事沒事!…好痛啊!!」當乃真想試著站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右腳使不上力,越想站穩腳步,腳踝反而越隱隱作痛著。

「看來是扭傷了。」她的體育老師來到她面前,低身審視著她的腳踝判斷著

「那我送她去保健室好了!」
大家回過頭一看,說話的人是資訊科的邱慎伍。原來他們班也在這時段上體育課。只見他不待大家回答,便自徑走上前,一把抱起乃真往保健室方向去。

「你不是也在上體育課?」乃真問

「妳放心,憫敏會罩著我!妳不要介意,其實是我想找理由翹課!」慎伍輕鬆地笑著答

然而乃真卻一點也不輕鬆!這樣被慎伍抱在懷裡,她有一種忐忑不安的情緒。

「妳不要一直動!小心會摔下去喔!」慎伍不察有異地提醒著

乃真抬頭看著慎伍的臉,從他輪廓分明的面容上,她卻覺得慎伍顯的比以往憂鬱,儘管他的臉上依然掛著笑意。

「聽說你成了澄笙的室友?!」乃真想藉聊天轉移自己此刻的心情

「什麼室友?是食客啦!」慎伍露出調皮的笑容道

「咦,我發現你跟晴炆都會有類似的舉動耶!難怪我會覺得親切!」乃真相發現新大陸地說

「拜託~在一起久的人在行為上難免會互相模仿,妳及澄笙一定也會有啊!甚至,我們五個人也一定會有相似的小動作,只是彼此不自知罷了!」慎伍習以為常地解釋著

「你最近心情不好嗎?」乃真試探地問

慎伍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後才說:「我不想傷任何人的心,但是卻還是傷了她們的心!」

「慎伍,你只是太溫柔了!只是,有時候你的『溫柔』反而讓人更覺得受傷!」乃真的這番話讓慎伍無言以對。

只聽乃真又接著繼續說:「我不知道你的『來者不拒』心情背後是背負著怎樣的心情,因為就我所知,你不是那種喜好玩弄別人感情的人!但是,慎伍!你只有一個身體及一顆心,你如果硬要平均分配給每個愛慕者,最後只是在撕裂自己!所以,你無法去回應每一個愛慕者的感情,唯一能做的,就是衷於自己的所愛。」

「衷於所愛?在我還未了解到『愛』,就被它給嚇壞了!」慎伍半開玩笑地喃喃

乃真不解地想追問下去時,一個女孩閃進了他倆的面前。乃真認得那女孩,那女孩是在開學當天在校門口等慎伍的資訊科學妹—陳湘宜!

「湘宜?妳怎麼在這?」慎伍奇怪地問

陳湘宜沉著一張臉,她的目光冷冷地注視著慎伍懷裡的乃真,心中有忿地對慎伍說:「一下子是二技部的學姊,一下子又是什麼青梅竹馬,現在又換你的紅粉知己,那我對你而言到底算什麼?」

面對這項質問,慎伍的聲音像被凍結了一般,發不出音來。

「你不要以為不吭腔就沒事!你今天倒把話說清楚,當初為什麼要跟我交往?!」陳湘宜憤恨地嚷

「慎伍,快放我下來!」
乃真試圖要站起來,然而慎伍依然沒放手的打算。

只見慎伍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因為妳說妳不能沒有我,所以我怕妳會作傻事只好陪著妳!」

這回答讓在場的兩個女生均怔楞住。

「可是,你這樣三心二意的舉動就不會傷我的心嗎?就不怕我因此作出傻事嗎?」

「妳還是在威脅我?」慎伍忍不住揚起眉問

見慎伍那模樣,陳湘宜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含著淚轉身就跑開了。

「慎伍,你不要管我了!快去追回她向她解釋清楚!!」乃真催促著
然而慎伍卻依然抱著她往保健室的方向走去。

「慎伍!!」乃真急得嚷他的名字

「沒關係!!現在我只想送妳去保健室,我想衷於自己的心意!!或許,真的該再拿出一點魄力了!」

「慎伍…」

「對我而言女人真的是很麻煩的東西!!老是向我扯著情情愛愛的!所以只有妳、憫敏、蔻子讓我覺得女孩子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妳們不會給我壓力,也不會跟我有感情上的糾纏,讓我慶幸著,能與妳們保持著這樣的關係,使我感到舒服自在!!」

慎伍的這一席話讓乃真難過地想掉淚!所幸她此刻是被抱在慎伍懷裡,以致於慎伍看不見她已泛紅的眼眶。因為慎伍的這段話註定了她對慎伍的感情,此生將永遠成為一個秘密!儘管她早有這份打算,然而真的面臨這一刻,無論事前做多少心理準備,依然還是會感到悲傷啊!

此時從校園的一角閃出一個人影,從頭到尾所發生的事情,她全看在眼裡。
 
․ * ․ * ․ * ․ *
翌日一大清早,澄笙與慎伍有說有笑地從校門口要走上教學大樓區,卻遠遠便見到一群學生聚集在前方,甚至在一邊還停著一輛救護車及警車。

「哇~發生什麼事了嗎?」
澄笙納悶地問,抬頭看身旁的慎伍,發現慎伍的臉色蒼白的猶如一張白紙。
「慎伍?」澄笙推了推他

眼前的景象熟識到讓慎伍再度不寒而慄。時間瞬間重疊起來,他彷彿又看見宋恩璃那張毫無血色的臉出現在擔架上,就在他眼前被送上救護車。

「慎伍,你沒事吧?」澄笙面向他,關心地詢問

這時有一個警察從學生堆中走出來,來到他倆面前問:「你好,我是梁警官。請問哪位是邱慎伍?」

..我是!」慎伍僵硬地應了一聲

「你最後一次見到陳湘宜是什麼時候?」

「湘
宜?湘宜發生什麼事了?」慎伍顫抖著雙唇問

「請回答我的問題!你最後一次見到陳湘宜是什麼時候?」梁警官又重申一次他的問題

昨天下午的體育課!」慎伍答

「那你昨晚七點人在哪?」梁警官又問

「他在我家!他這幾天都住我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澄笙見慎伍的精神顯得恍惚,連忙代為回答。

只聽梁警官回道:「你們學校的資訊科四年乙班的陳湘宜昨晚從這棟樓的陽台上跳下來,當場死亡!判斷時間為晚上七點前後。不過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我們還在調查中。」

「難道你們懷疑是慎伍做的?那不可能的!那時他還在我家吃晚飯,我們全家都能做證!」澄笙在一旁連忙想幫慎伍澄清。

那梁警官只是笑一笑,意昧深長地看著慎伍說:「我想不管是他殺或自殺,應該都跟這位帥哥脫離不了關係吧?總之,也許往後幾天會需要你到警局做一些筆錄,屆時麻煩你配合!」

我知道了!」慎伍緩緩地答

直至救護車及警車前後離去,教官開始出來驅散同學,慎伍還是楞在原地,抬頭看著陽台,身子卻像僵化住般動也不動!

「你還好吧?」澄笙擔憂地問慎伍。據他所知,那名叫陳湘宜的女孩是慎伍目前的女友!

「慎伍!!」這時有一個女孩拐著腳來到慎伍面前,是乃真!她在校門口一聽到消息便馬上趕上來,只見她擒著淚水望向慎伍。
慎伍看著乃真,卻意外地對她露出一抹淡笑:「妳別想太多了!與妳無關!」

他說罷就轉身往樓梯口走了上去。

澄笙來到乃真身旁扶助她,一頭霧水地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 * ․ * ․ * ․ *
 
邱慎伍一踏進自己的教室,在座的同學們均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著,直至慎伍往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均沒有一個人敢上前跟他說一句話。
「請安靜,準備上課!」坐在他旁邊的憫敏站起來喊了一句,然而這句話還是喝止不了同學的言論。

「我看我還是別上課了。」慎伍小聲地對憫敏說罷,便要拿起背包準備離去。

憫敏卻一把拉住了他,冷冷地說:「你不能再缺課了!」

「可是
」慎伍想要解釋

憫敏卻回過頭,問:「現在在這間教室的人,你認為有誰的感受你會去在意?」

慎伍看了那些同學一眼,搖了搖頭答:「除了妳,我誰也不在乎!」

「這就對了!既然那些人在你的人生中是那麼地微不足道,他們的言論也就像塵埃般,揚起了也就隨著消滅了!頂多,只能讓你扎眼了一下,除此之外就沒什麼意義了!」

.我知道了!可是,我想那警察說的沒錯,不管湘宜是自殺或他殺還是另有原因,我都脫離不了干係!」慎伍若有所思地答
「慎伍,我們能掌控的只有自己,至於別人的人生,或許我們會參予其中,但是關鍵點還是在他們自己!你無須去背負一些無謂的東西,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前!」

憫敏的這番話讓慎伍怔愣住,憫敏難道知道關於他的過去?然而他隨後又推翻了這個想法,只因他與憫敏是在上了專科才認識,而關於他的過去,他都把它留在台北了。
 
 ․ * ․ * ․ * ․ *
「慎伍呢?」

在餐廳裡,只見到憫敏一人來到,其餘人擔心地問

「他的『妹妹』找他去吃飯了!」憫敏捧著一碗牛肉湯面坐了下來道

「自從他那『妹妹』出現了,他與我們相處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品蔻抱怨著

「不過我想,他這陣子還是少在公共場合露面比較適當!」澄笙帶著凝重的表情說

「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看來應該是自殺啦!只是叫人不解地是,她為何還要選擇在晚上重返學校,還爬上頂樓陽台去自殺呢?」品蔻不解地推敲著其中得疑點。

「好了,不要再提起這件事了!」澄笙阻止品蔻再說下去。他見到一旁的乃真依然一臉內疚,心中不忍卻不知該如何勸解。

這時他們的身後傳來一陣陣討論聲:「這個邱慎伍終於出漏子!妳看,鬧到女生為他自殺!」

「聽說他還面不改色地上了一整個上午的課,真是冷血心腸!」

「那種人啊,越多女人葬在他手裡,他會越得意!」

「澄笙!!」只見澄笙二話不說地站起來,乃真想阻止他卻因腳傷攔不住他。

澄笙來到那些人面前,冷冷地道:「你們認識慎伍嗎?如果不認識他又再這嚼什麼舌根?」

「這又關你什麼事?」其中一名男生站了起來,不客氣地反問

「慎伍的事就是我的事!」澄笙話才一說完,拳頭隨之揮了出去。一瞬間,三四個男生糾纏成一團,打的不可開交。

「澄笙!」乃真緊張地嚷出來

「單細胞生物!」憫敏坐在椅上看著眼前這一幕道了這句

「看來這回應該是一個申誡逃不掉了!」一旁的品蔻若有所思地答
 
․ * ․ * ․ * ․ *
地點-保健室裡。

「好痛!」當邵軍幫澄笙在嘴角上碘酒時,澄笙忍不住喊出來

「當然痛!你被揍的那麼慘!那叫哪門子的打架啊?教官一定是眼睛瞎了,這分明是你被打嘛!」品蔻若無其事地坐在一旁,幫邵軍遞著消毒棉花邊說著

澄笙瞪了品蔻一眼,抗議地道:「喂!我以一擋三耶!」

「喔~很了不起喔!」邵軍故意讚賞著澄笙

澄笙沉了沉臉,才道:「的確是我太衝動!但是那種情況真的克制不住想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

「你這樣只會讓慎伍豎立更多敵人!」乃真無奈地說。她對澄笙這衝動的脾氣總感到莫可奈何。

「唉啊!她們不懂我們男人的世界啦!」邵軍此刻拍了拍澄笙的肩,適時地說。這句話贏得澄笙的認同!

當邵軍幫澄笙處理完傷口,表示要幫乃真的腳傷換藥時,澄笙說: 「慎伍這陣子一定不好過!或許,他一直過的不快樂,只是在我們面前強顏歡笑罷了!」

「這句話怎麼說?」品蔻奇怪地問

「他來我家的第一晚跟我睡同一間!那晚他幾乎在說夢話,像是在做惡夢般!」

「什麼樣的夢話?」乃真好奇地問。此時邵軍正幫她解腳踝上的繃帶。品蔻見狀,連忙至藥櫃幫邵軍取了一捲新繃帶遞上。

「我也不是聽得很清楚!只聽他隱隱約約說著道歉的話,對了!我還聽到他叫著一個名字-『恩璃』!」澄笙回憶似地答

品蔻回過頭來,詫異地問:「恩璃?是誰啊?咦?我想起來了,他那『妹妹』之前不是也提起過這個名字?」品蔻望向憫敏這麼問

憫敏只是淡淡地點了個頭,沒說任何話語。只見品蔻繼續說:「恩璃?是我們學校的人嗎?可是我怎從沒聽過這號人物?
.該不會是慎伍以前的朋友吧?會不會是慎伍以前的國中同學啊?」
她這些疑問讓所有人都答不出來。他們連慎伍就讀哪間國中都不曾聽慎伍提起過呢!

「憫敏,妳應該可以查得出來慎伍國中的校名吧?」品蔻提議地問

憫敏嘆了一口氣,頓了一兩秒才緩緩地說:「去翻慎伍的過去有什麼意義呢?他從不去提起不就表示著他不希望被人知道嗎?」

「可是我們只是想關心慎伍啊!」乃真在一旁解釋著

「那我們只要關心現在的他就好啦!」憫敏說著自己的想法

看著這樣的憫敏,品蔻忍不住問:「憫敏,妳是不是知道關於慎伍的過去?」

憫敏抬起頭回望著品蔻,沒有表情也不言不語。

「好了,別爭論了!憫敏說的沒錯,慎伍如果不想向我們提起過去,我們也別去挖掘。畢竟,他的過去我們都沒參予,也就沒資格去過問!」澄笙對這件事下了如此的評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