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縱貫線南境(3)‧車站是故鄉的最美

 
驚鴻一瞥嘉義站     
  米蕉推薦指數:

離開阿蕉口中的鬼地方石榴站,米蕉二人組直接一口氣殺到了嘉義。

當初之所以會計畫在嘉義下站,主要是因為在去南靖車站前,有一小段空檔時間,要長不長要短不短,差不多一個小時而已。當初在企畫時,真的為了這一小時傷了點腦筋。

以前跑市集時,便拜聞嘉義火車站附近也有個如同台中二十號倉庫的藝術展示區─嘉義鐵道藝術村。心中一直想要找個機會去參觀,卻始終不果。但卻偏偏又不湊巧,當天恰逢星期一,台灣很多藝文展示區都會選擇在星期一休館,而這個嘉義鐵道藝術村也亦然。

儘管如此,我再三斟酌之後,依然還是決定前往參觀一下。

由於在石榴站因火車誤點耽擱了許多時間,因此當我們在嘉義站下時,發現所剩時間差不多只剩下三十分鐘。但是熱血的米蕉二人組依然以手刀的速度前往這個嘉義鐵道藝術村車!於是按照指標往後站方向前去。出站前跟站長再度確認位址,並依循站長指示,出站後右轉步行。

所幸嘉義鐵道藝術村比彰化扇形車庫要好找許多也近了很多~真是阿彌佗佛喔~


不過這個深藏在樹葉之中的指示牌也太低調了吧?

















 











































週一休館的嘉義鐵道藝術村,果然如預期中冷冷清清地。無法參觀裡頭陳設的展示品,因此給予一顆星的評價有失公正!

後來阿蕉有建議,如果時間上可以調配,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挑非周一的時間來參觀拜訪這個鐵道藝術村,又或者選擇在斗南車站下車,那車站也很值得參觀拍照,接著再直接前往南靖車站喔!



在返回嘉義火車站的路上,我們發現了很漂亮的黃色花朵。

唸景觀系的阿蕉,跟我表示它的名字叫黃蟬花。並提醒我,花朵上這種蜜蜂又稱切葉蜂,是種很兇猛的小昆蟲,要我以後要注意不要太靠近!






其實一開始我對阿蕉的專業知識抱存半信半疑的態度,以為他又在誆我笨~但隨著這趟行程沿途不斷遇見各種植物花草,那傢伙總是可以仔細地跟我說明又介紹,實在不得不讓我欽佩與折服!

結果一路上我愛上〝它叫做什麼名字〞大哉問的遊戲!

而事實證明,林阿蕉先生果然有兩把刷子耶~真是失敬失敬囉!甚至去到台北時,連澤澤都把請阿蕉幫忙看診一下他陽台上始終種不好的植物!靠蕉爺指點迷津之後,那棵植物總算才又獲得一線生機哩!


南靖火車站─黃小米童年的快樂天堂        米蕉推薦指數:★★★
在這個鐵路環島之旅裡,南靖火車站是我第一個列入非去不可的景點。姑且不論它是我童年寒暑假與阿嬤之間的重要回憶,這個位於嘉義水上鄉的南靖車站,  還是屬於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古蹟車站。

台灣早期的火車站建構都以三建築物結合呈現:車站本身主體、廁所以及員工宿舍。而這個南靖車站也完整保留了當時設計的建築架構。

面對車站的右手邊,是日據時代便存在的便所,位置隱密而與主體車站採分離式設計。左手邊則是車站員工的宿舍休息室。

而車站候車室裡的木造窗框及木頭長椅都是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甚至進車站的左手邊依然保持著當年的售票口及木欄杆。





















小時候的我與阿妹,每次午睡醒來,總會打著赤腳跑到這個車站玩耍,在木椅窗框爬上爬下,在車站或者附近玩起躲貓貓。不常有外人來訪的小車站,夏季蟬鳴聲總從不間斷,我總喜歡趴躺在車站角落的大理石上納涼,直到阿嬤在家門口喊著我跟阿妹的名字,站長偶爾會從售票口露出頭提醒:「妳阿嬤勒叫啊!」

我跟阿妹這才匆匆找著不知被自己踢到哪的拖鞋,往往都是在長椅下找到!接著出了車站,在右手邊的那台日式打水器輪流洗著腳丫子,然後匆忙跑回家。

下午三四點是我們小孩子洗澡的時間。我喜歡坐在大鐵盆內讓阿嬤搓揉著我的四肢,有時她會因為我身體上的瘀青叨念我愛到處撒野,將來長大一定會變成一隻沒人可約束住的黑貓!有時只會說台語的她會問我一些簡單的國語單字:例如阿嬤的國語叫奶奶,阿爸的阿母也叫奶奶,但媽媽的阿母要說外婆!

洗完澡之後,身上總會帶著香香的皂味。現在回想起來那都是很台灣古早味的記憶了。那時候車站旁有一家豆花紅茶店,阿嬤常常會讓我們拿著銅板去到那,接著端著裝滿手工豆花加花生的冰碗捧回家,就在門口的藤椅上呼嚕呼嚕地吃起豆花。

傍晚時分,開始會跟阿嬤到處在這個小車站附近散步閒晃。逢人就乖巧地點頭打招呼阿北阿桑哩厚。那時候的我總是記不住歐吉桑跟歐巴桑的分別。

夜晚九點一到,阿嬤都拖著我跟阿妹上床睡覺了。那個時候還是日式老房子,阿嬤的床是一張偌大可睡上10人都不成問題的褟褟米床。夜晚覆蓋上蚊帳,大同電風扇在角落轉啊轉還不時發出嘎嘎嘎的老邁聲。我總是睡不慣綠豆枕,寧可推開它窩進阿嬤的臂彎。一來是我每到夜晚就會思念起爸爸媽媽,會在阿嬤懷裡問著阿爸阿母什麼時候會回郷看我?二來屋頂上的老鼠每到夜晚都很囂張,彷彿目中無人似地在天花板開著趴!

但阿嬤總會一邊為我搖著竹扇,開始教我簡單的日語數字!一、一つ、ワン!含眠間總會聽到火車呼嘯而過的飛快聲,它彷彿帶走了我對老鼠的恐懼,只剩下阿嬤溫暖的臂彎及白日歡樂的記憶伴我逐漸入睡!

假日一到,我跟阿妹常常屋裡屋外跑,等待著火車進站。一看到班車緩緩進站,火車尚未停止,我跟阿妹已經奔馳到車站內。火車再度離去,我跟阿妹已經迫不及待地跟還在月台上的表哥表姊及表妹們大聲揮手呼喊。

我童年的寒暑假就這麼不知不覺地過去了!

隨著物換星移,車站附近的老住宅紛紛改建。豆花店攤收掉了,我的老家也重新換上了鋼筋水泥。長大之後再回頭去看,才恍然明瞭,這個小小的南靖車站卻是我一生中最純真的快樂天堂!

這一回帶著阿蕉回老家車站,內心卻突然有種近鄉情怯的惆悵感。原因為何是連自己在當時當刻也無法解釋的出來。

從月台下站要過天橋時,恰巧與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北北擦肩而過。我看他柱著柺杖蹣跚地拾級而上,因此主動回過頭詢問是否需要攙扶與幫忙?結果沒想到那位老北北竟然就是兒時賣豆花的山東伯!
山東伯是火車站附近少見的外省人。聽說隨著政府軍來台之後,選擇在這個小車站再度落地生根。他這後半生也是坎坷與艱辛,然而記憶中他總是笑口常開,每次叫我的名字都帶著濃濃的外省音,台語對我兩而言似乎都是種只能意會而無法完整表達的語言,因此小時候與他的溝通都是以國語為主。

兒時印象中的他,如同山東漢子般永遠挺拔拔高壯壯的身形,穿著白色汗衫推著豆花三輪車來回市場。這幾年過年回家我都沒再見到他了,結果沒想到因為這趟旅行又再度相見,內心真的很開心!卻也看見了時間在他身上的足跡。儘管如此我依然不斷回頭開心地跟阿蕉表示:「我是吃他豆花長大地呦!」

告別了山東伯,我先帶阿蕉回老家放行李。本打算帶他到附近尋找小吃店果腹,卻萬萬沒料到這個小南靖方圓百里竟然連個小吃店都沒有~怎麼會這樣?!@@












在苦尋不著覓食之處後,我決定先帶阿蕉到糖廠買冰消暑。

幾年前,與火車站相隔一條馬路的南靖糖廠也重新翻整新建,聽說因此讓這個小鎮再度熱鬧了起來。這個南靖糖廠一直是支撐著這個小地方的主要經濟來源。

我那素未謀面的阿公,他的一生就是在糖廠渡過。而我阿爸的童年回憶也在這裡。糖廠的冰品甚至更甚方塊酥成為我們最喜愛的故鄉食品。

我的阿爸最喜歡吃貴妃香檳紅豆冰,黃小妹則愛玉米冰及鹹餅乾冰淇淋夾心,至於我最喜歡吃的口味是核桃鹹冰棒!




















阿蕉這天選擇了牛奶冰口味!或許是他從未吃過糖廠冰棒,在這個炙熱的午后,他竟可以因這支冰棒開懷地笑到流眼淚耶~噗~

吃完冰之後,我開始帶著他繼續到處晃晃。

這個糖廠雖然翻新了,但附近的員工宿舍依然保存了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模樣,堅持以原有的姿態繼續沉默地矗立在這條時間的河流上。

我不知道這些建築物還可以支撐堅持多久,但我由衷的盼望那會是永遠永遠永遠。因為對我而言,這些建築物才是這個南靖最寶貴的財產。

知道嗎?搖滾天王伍佰也是水上鄉的糖廠子弟喔!雖然跟這個南靖糖廠有段小小的距離,可是以前聆聽他那張【樹枝孤鳥】專輯裡的〝空襲警報〞就特別有感覺!

那首歌描述的內容真的很像小時候阿嬤在跟我回憶她兒時記憶般!


關於南靖的美好,我想是我這個故鄉客永遠述說不盡地吧?下班火車的班次已經逐漸逼近,只好在度返回老家取行李準備再度出發!

颱風看來已經離境,陽光再度探出頭來,天氣又恢復了過去我對這個小鎮的夏季回憶。熱情的叔叔竟然還開封了他收藏得獎的高山茶招待我們!嬸嬸還在一旁不好意思地問阿蕉喝不喝的慣!

我想這裡的一切應該沒有那傢伙無法習慣的東西吧?除了這酷熱的天氣之外。因為我發現那傢伙身體裡其實是住了一個老靈魂哩!

當叔叔送我們前往車站時,我又再度想起小時候的記憶場景。有些事情會改變,例如時代例如環境;有些事情則永遠不會變,例如我對這車站的記憶與感情,例如我對阿嬤的思念及對這個地方的依戀!例如我的長輩永遠都會在這個候車室內目送我上月台,對我揮手叮嚀我路上小心,然後有空再回來!


還有更多精采的照片可觀看喔!
米蕉環島鐵路大作戰!趴1 

走進歷史的華麗一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