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淼淼渙渙─4

雨鞋踏在泥濘之中,彷彿舉步在泥沼裡頭,整個人好似隨時都會被腳下這片灰泥給拉了下去。羅豐水嘆了一口氣,儘管已經一身雨衣雨鞋,雨水還是有辦法滲透進來,打濕他的全身衣褲,連底褲都無一倖免。這場雨從昨夜開始,直到今早依然沒有要停歇的跡象,反而愈趨驟大。
他腳底下的這塊溼土,曾是一畝畝的稻田以及菜田,直到一年前,才整個翻土重填,改闢成一個休閒農場,甚至在上頭還規劃了果園區,以供日後觀光客玩賞的活動景點之一。當初為了成立這個休閒農場,他甚至不惜跟自己的哥哥翻臉而壞了彼此兄弟間的感情。

『為甚麼要這樣做?!這個休閒農場對伐木村的意義為何?對你的意義又在哪?!』

當初面對他阿兄羅豐田的這些問題,他都選擇保持沉默不答辯。他總是保持著沉默,而不答辯,無論是他這一路走來的成長史,還是面對著父親時。

他的父親羅阿川總是說,豐田比豐水聰明,因為豐田的書讀得比豐水好;豐田比豐水懂禮儀,因為豐田逢人就會親切的招呼著微笑著應對著;豐田的能力也比豐水好,他順利地考取外地知名的學校,又順利地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接著又順利地成家立業,不像豐水,一直待在伐木村,好似永遠都走不出去。羅阿川每每說到這裡,總是感慨著兩個兒子的命運怎麼會這樣截然不同,然後啜著豐水端上的熱茶,繼續搖頭嘆氣。

「公公真是〝大小心〞!雖然說你我對他的侍奉是天經地義,但是如果他大兒子真如此傑出優秀,怎麼不見他來接老人家出去外頭生活?!」有時夜裡,他的妻子美環會如此抱怨,吐著苦水。

『是阿爸自己不肯!他無法適應外頭都市的生活!』豐水背過身去,輕描淡寫地說。

美環看著她那不愛說話的老公,心裡真不知道是要怨他還是怨自己。當初會嫁他,就是欣賞他老實不愛計較的溫吞脾氣;而如今,卻也最氣他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個性!

「是因為那事件的關係嗎?!你才執意要把這裡改建成休閒農場?!」當羅豐水對美環表示他這樣的想法時,美環只是這樣問。

當年九二一地震發生後,她的公公羅阿川執意要隨著其他壯丁攀爬巨石外出求救,卻從上頭跌落了下來,摔斷自己的脊椎。當時是豐水一路背著羅阿川回來,接著日以繼夜且衣不解帶地照顧在側,然而羅阿川卻一心一意掛念著在外頭的長子,連最後的幾句話也是捉著羅豐田的手道盡。一旁的豐水彷如一個虛幻的影子般,從不曾存在過於羅阿川的眼裡以及心底。不用去臆測豐水面對這一切的情緒起落,光在一旁看著的美環都為自己的老公覺得不值以及心酸不已。

「你想跟阿爸以及阿兄證明自己,對不對?!」因此美環這樣問

當時豐水依然什麼話都沒有回應,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低著頭一昧地保持沉默。美環嘆了一口氣,畢竟她是了解她的男人,於是她最後只跟她的丈夫表示,無論她的丈夫作什麼樣的決定,她都會支持到底。是的,無論是對是錯,她都會支持著她的丈夫,她認為這就是一個為人妻子的責任,以及所能表現出來最極致的愛。

開闢休閒農場不是羅豐水一時衝動或是為了逞一時之氣而決定的。他花了很多時間去考量甚至去請教專家以及銀行,所蒐集而來的資料在在顯示著休閒農場是目前最有商機的經營。既然伐木村走不出去,那為甚麼不試著把外頭的世界帶進村子裡來?!這是羅豐水的想法。加上通木橋工程的開工,一切天時地利人和完全具備,實在沒有道理放棄啊!所以,這是羅豐水第一次如此倔強地堅持己見,完全沒有讓步的空間。當他跟庭園設計師規劃好一切造景時,他甚至把他父母親以及祖先的墳遷至山頂,讓他們可以俯視著這一切他一手辛苦打造重建的家園。只是未料到會有這一場大雨,把好不容易長出的花圃幼苗全被沖刷一空。

『這場雨怎麼會下的如此大?!簡直百年未曾一見!這下子損失可慘重了!怎麼會這樣?!難道說,我真的作錯了嗎?!』羅豐水注意到自己所處之地已積成水漥,水流不斷從山頂而下,其量幾乎都快匯集成一條河流般了!

就在此時,山頂上突然傳轟然一聲,羅豐水還道是天空打雷,身子本能地縮了一下,怯怯地仰起頭,赫然看見一道大洪水挾帶著灰泥從山頂朝他這邊奔騰而來,隱隱約約之間,他甚至還看到幾塊如同大木頭似的東西在其中載沉載浮。那些東西的模樣實在像極了…像極了…

『啊!!』豐水會意過來,無法抑制般地放聲驚呼,驚慌地左右張望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是你阿爸的叫聲嗎?!」正在廚房煮湯的美環,聞聲來到客廳,問著她那分別才十歲以及十二歲的兒女。

兩個孩子茫然地鬆鬆肩,起身跟在母親後頭。只見美環才一打開家中大門,卻赫然看見一只大棺木從眼前飄過。身旁十二歲的大女兒當場尖叫了出來,美環卻反而楞在原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底看到了什麼。而站在最後面的十歲么子,因為身高的關係被媽媽以及姊姊的背影給擋著,所以看不見到底她們看到了什麼東西,只發現水不斷地從外頭跑進來,也跟著尖叫著:「水淹進來了!水淹進來了!」

美環這才回神過來,急忙要女兒進屋照顧好弟弟,接著大門一關,企圖阻止著水淹進屋裡。家門前的水漥已成河流,美環必須捉緊門前的柱子才不至於被水給沖走,她進退不得,只能放聲地喊著丈夫的名字。

「豐水?!豐水?!」

『我在這啊!!』

美環聞聲望去,發現豐水已經爬上屋前的那棵老龍眼樹上。那棵樹是羅阿川年輕時種植地,儘管後來已經結不出任何一粒果實,然而豐水為了紀念他的阿爸,始終小心翼翼地保存著它維護著它。

又一只棺木隨著眼前的大水漂流而過。羅豐水認得那口棺,隨即淒厲地大喊著:『阿母!!』卻卡在樹上動彈不得,對眼前的狀況無能為力,只能目送那口棺隨著水流越飄越遠。

「怎麼會這樣?!該怎麼辦?怎麼辦啊?!」面對眼前的狀況,美環心急的眼眶出淚。此時水流用著迅雷不及掩耳之態已經淹及美環的腰部,她只能更緊抱住大柱子支撐著。這時從上流又衝下一只棺木,美環驚慌失色地大嚷著:「阿爸!..阿爸的也..」

羅豐水回過頭,果然看見羅阿川的棺木也隨著大水被沖刷了下來。眼見羅阿川的棺木順著水勢即將流經這棵老龍眼樹下,羅豐水這一回不加思索地起身,朝那口棺木一躍,整個人跳上了那口棺木上。

「你在幹什麼啊?!」美環驚嚷著。

羅豐水全身趴在羅阿川的棺木上,雙手緊捉著棺木的邊緣,隨著這只棺在水流中載沉載浮著。羅豐水看著妻子的身影離他越來越遠,看著整個家園也離他越來越遠。老實說,他也搞不懂,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