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淼淼渙渙─1

高速公路上,雨勢逐漸加大。
收音機裡的廣播報導著颱風剛過境的消息,呼籲著民眾要嚴防豪雨來襲。燕棻不耐煩地關上了收音機並啟動了雨刷,雨刷開始在擋風玻璃前快速地來回,然而燕棻眼前的景象依舊模糊不清。從她眼眶裡掉下的淚水,猶如此時此刻車外的大雨。一想起不久之前跟煥智的那場大吵,百般委屈再度湧上心頭,鼻一酸,更哭得不能自己。這時躺在副駕駛座上的手機第四次響起專屬於煥智的來電鈴曲,燕棻恨恨地乾脆把手機給關掉,圖個暫時的耳根清靜。

燕棻與煥智彼此在大學時代因社團關係相識進而相戀。順利地走過四年大學生涯,儘管期間總是大吵不斷小吵不歇,然而還是又一起努力完成了兩年的研究所學業,甚至後來煥智去當兵的那一年八個月,兩人的感情也沒因此受到影響。終於等到煥智退伍,並順利就業於目前最火紅的生態保育工程顧問公司,雖然屬於民營單位卻由政府資助,也算是一份踏實穩定的工作。算一算這段感情有風有雨地也這樣走過快十年,通過青春時代對愛情仍不安定的試探,也熬過了所謂兵變的考驗,照理說,兩人的未來應該是充滿著被祝福以及期待,並在穩定中準備開始邁向人生成家立業的階段,然而煥智卻在工作之後,個性逐漸改變。他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加班的時間越來越長,陪伴她的時間也就相對地越來越少。有時儘管下班回了家,依然埋首在書桌前眉頭深鎖。她問他怎麼了,他總表示工作上煩心或者有力不從心的感受,然而燕棻卻認為,那是煥智的社會不適應症作祟。

「這份工作待遇不錯,大家欽羨都來不及,你卻這樣抱怨,會不會是自己太不知足了呢?!我知道你有很多理想和抱負,但是我們已經不是當初二十初頭的年輕小夥子了!一轉眼就要三十歲了耶!所謂三十而立,我們的目標應該要放在存錢買房子買車子辦婚禮,而不是當個熱血青年!」燕棻總是這樣苦口婆心地勸慰著煥智。或許口吻上確實嚴厲了點,但是畢竟交往了這麼長久的時間,彼此對待彼此的態度早就如同對待親人一般,既然是親人,當然都是說出最真誠的想法才是為對方好,至少燕棻一直是這麼認為地。

只是對煥智而言,當這樣的爭辯已不具任何意義,為了避免傷和氣,他也逐漸絕口不提工作上的苦惱及煩悶,免的又換來一頓說教。

保持沉默的出發點本是為了避免彼此再起口角因而壞了感情,但這樣的相處模式卻不知不覺把彼此的距離越拉越遠。當燕棻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時,煥智的心對她而言,已經產生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而無法跨越觸碰。但是燕棻不明白這事件的造成自己也必須付出一半的責任,進而開始懷疑起煥智在感情上的不忠,認為煥智工作上的壓力只是他外遇的藉口,於是總有意無意地試探煥智。

今天爭吵的導火線也是因此而起。計劃已久的休假日,兩人說好要去福華翡翠灣渡假,燕棻期待這次的旅遊很久了,甚至在日前還特地在奇摩拍賣網站上買了一件超性感的桃紅色內衣,準備藉由這次的旅遊讓兩人的感情再度回升。儘管前天開始有颱風入境的消息,讓燕棻沮喪了好一下子,暗中求神祈佛地希望別讓那該死的颱風壞了她的假期,所以當昨晚氣象台宣佈颱風離境並沒進入本島,儘管氣象台一再呼籲要嚴防豪雨,她卻像是吃了稱了鐵的心似堅持風雨無阻,煥智雖然認為不妥卻還是答應。然而沒想到在今早開了電視新聞,卻訝異地發現這次的雨勢超乎想像中之大,各地陸續傳出或大或小的災情,尤其是中南部一帶更是被這場豪雨給摧殘地柔腸寸斷。

煥智更在此時此刻表示想回公司一趟。這下子燕棻簡直氣瘋了!她不能理解煥智既然對這份工作有諸多怨言,卻寧可犧牲休假回公司上班也不願陪她去渡假。

「你就坦白說啊!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是你公司的女同事吧?!你兩偷雞摸狗多久了?!你說啊!不要再騙我了!」燕棻每次脾氣衝了上來,就會開始口無遮攔。

『不要鬧了,好不好?!為什麼妳每次都要這樣胡亂猜測?難道就不能體諒我一下嗎?!不跟妳說過了嗎?我們公司有個生態護坡工程在南投伐木村,我是當初的工程承辦人啊!這妳也是知道地嘛!而妳也看到新聞了啊!雨再這樣下大著,恐怕會引起土石流,屆時…』

「就算引起土石流又怎樣?你能怎麼辦?」燕棻打斷煥智的話,繼續叫嚷著:「雖然我不懂這些工程,但我起碼還有基本常識!我知道土石流一旦發生,光靠你一人也擋不住啦!你以為你是神嗎?!」

煥智想反駁,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回想起當初承辦的那個案子,其中的是是非非真的很難三言兩語就跟燕棻說明,他只知道,儘管工程宣告結束,他的一顆心依然懸掛著,不安著,當他看到早上新聞的報導,更加揣揣不安了起來,因此才想早點進公司隨時注意狀況的變化。

「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先跟你同居的!」燕棻擒著淚開始哭訴:「我媽說的沒錯!一旦同居了就別指望那個男人會娶妳了!現在我沒名沒份地當著你的家傭,最後還落得要見新人笑而我必須獨自垂淚的結局!算你狠!你真夠狠!」

『妳說夠沒?!講的跟真的一樣!我不想跟妳這樣胡鬧下去!』
一如往常地,煥智放棄了爭辯,他轉身要去拿起車鑰匙,燕棻卻搶先一步將車鑰匙奪走,大喊道:「你不去翡翠灣,那我自己去!」

『雨下成這樣妳還想去?妳才是瘋了!』煥智因為不耐煩,嗓門也逐漸提高:『隨便妳啦!』最後煥智烙下這句話之後,轉身就走,臨走前還狠狠地甩了大門。

大門碰一聲,讓燕棻整個人不自覺打了個顫。她環顧著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在的房子,她突然有種這十年其實並不是真實的錯覺!這十年到底是怎麼走過來地呢?對方真的就是她愛了十年的男人嗎?會不會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南柯一夢罷了?而如今才晃然清醒了過來呢?!

煥智走沒多久之後,外頭的雨勢逐漸滂沱,燕棻其實看了也心生膽怯,但一想起煥智臨走前的態度,心裡的悶氣實在嚥不下去,最後心一橫,她便真的把車給開了出去,甚至在大雨之中開上了往北的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上的視況隨著雨勢逐漸惡劣而變差,而天空這時更雪上加霜似地劃起閃電,整個世界登時之間轟轟作響,這是屬於大自然的一場戰爭,只是它宣戰的對象到底是誰?!

燕棻的車速開始放慢,每過一個出口處就遲疑著是否該打方向燈下交流道回頭算了。車子來到了三義,由於三義的地理環境,更顯得狂風驟雨,道路兩旁山坡上的樹林搖擺的厲害,好像隨時都會被連根拔起朝燕棻飛襲過來。燕棻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車子開始有打滑的跡象,此時又一個落山風過來,毫不留情地甩了她車身一巴掌,車子偏晃了一下,燕棻尖叫著並捉緊著方向盤穩固著,這下她連忙打出下交流道的方向燈,不再跟自己這樣倔強下去。眼看距離出口處有五百公尺,眼前的狂風豪雨卻有增無減,燕棻的眼睛專注地盯著出口處,刻意要忽視自己已經在打顫的雙手。

就在此刻,一陣狂風從左呼嘯而過,燕棻的眼角瞄到有一物體朝風來的方向快速飛了過來,緊接著物體碰一聲撞上她前頭的擋風玻璃,並被雨刷卡在副駕駛座前的方向,燕棻先是驚叫了一聲,但隨著她逐漸看清撞上她車子的物體,她開始發出一連串歇斯底里的尖叫,她忘了自己的腳仍緊踩著油門,也忘了要握住方向盤,一雙手只想遮住自己的眼睛去避開自己看到的景象,她不停的尖叫著,直到整個車子碰一聲撞上旁邊的護欄。

在她的世界尚未進入天昏地暗的狀態之前,她的意識仍充滿著疑惑:「怎麼會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