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NO.3

To My love:
旅行的第三天,我們離開了亨加拉開始前往努娃娜耶莉雅。這一整天的行程幾乎都是在搭車,真的,足足一整天,除了中途下車去一大片橡樹林,拍照個十分鐘,又勞頓奔波似地趕著車程。比較值得一提地是,中午我們來到吉特拉休息並且用餐。這個吉特拉有什麼特別地?旅遊行程表上寫著─〝桂河大橋場景拍攝地〞。坦白說,我對桂河大橋這部戲的印象,只認知到是一部戰爭片,還有那段俏皮口哨吹奏出來的曲調,僅僅如此而已罷了,哀。

不知道是否是為了因應那場景,我們用餐的地方很有二次大戰前後老美國的氛圍。餐廳是屬於開放式的大亭子,白色簡潔的木頭牆壁,屋頂上掛著正旋轉個不停地大涼扇。一張張方桌圓桌隨意地擺著,裡頭有亞洲人有歐洲人有美國人各自成桌地用著餐。初見那場景,我當刻在腦海裡聯想起雷諾瓦那幅〝船上的午宴〞之畫。

當時我踏進餐廳時,裡頭的鋼琴聲正熱熱鬧鬧地宣揚著,是一個日本小女孩跟一個斯里蘭卡小女孩正在表演著雙人四手彈奏,聽不出音樂的曲目,卻被那日本小女孩燦爛如花的笑容給吸引了,她光亮的神情像她祖國的國旗正在風中飄揚;倒是那斯里蘭卡的小女孩表情怯生生地,抿著嘴帶著含蓄的微笑,眼神難掩好奇地觀望著與她併肩坐在鋼琴椅上那來自異國的小女孩面孔。
這時耳邊傳來一陣陣嬉笑聲,我回頭望出去,涼子外便可見到溪流。三兩個歐洲青年正裸著上身,在岸邊做著午間日光浴,彼此談笑著,擺動著的身子上,水滴的影子依稀可見。更妙地是,溪流的對面,亦有牛隻伴著水鳥潛游在水裡頭躲避著酷暑。

好一個悠閒的午後,對不?

在這一整天的車程中,窗外的風景幾乎都是山林。我們的目的地是要進入斯里蘭卡南部最著名的錫蘭茶專業種植區。其間曲折彎繞,對容易暈車的我而言,真的很是辛苦。誇張地是,我們晚上住宿的飯店是在山頂上,路徑小且蜿蜒,所以一行人必須在半山腰換搭小巴士,擠在一塊繼續顛簸地往前行。那一路上,我份外地思念起家裡柔軟的床跟棉被,還有堆的像山高的音樂cd和超讚音響設備,以及我那隻任性且貪睡的貓咪,也因而質疑起這趟旅行到底有沒有意義?!需不需要這麼辛苦啊?我是來渡假地耶~哀!

不過我一定要跟你介紹一下當地的導遊!她的名字叫SHA SHA,是個三十歲上下的女人。她真不是蓋地,精通著英中文,連一些台語也可以朗朗上口。因為晚餐有幸一起同桌用飯,在閒聊中才對她有更深入的了解。原來她十多歲便在英國留學,之所以會說中文,是一次跟朋友無心的打賭,為了證明中文這語言也難不倒她,於是她毅然決然地申請來到台灣的成功大學學習中文。我只能說,她真是了不起!畢竟我沒有辦法為了跟朋友打賭法文或德文到底好不好學,便毅然決然地去到當地學習,一來家裡的經濟狀況恐怕無法讓我這樣率性,二來就算真可以讓我這樣率性,我也懷疑自己有沒有那一份勇氣哩~

從與她的言談之中,我發現她是個具有慈悲心並且擁有世界觀並注重所謂文化傳承保護的人。我認為,尊重所謂的文化,是一個很重要的品行。而我們台灣人,卻逐漸地喪失了這樣的一個觀念。一股腦地求新求變,搶著麥克風搶著發言權搶著表達自己的不滿以及思緒,卻忘記去飲水思源,遺忘了自己本來該負起的義務以及責任。貪圖著眼前的利益,卻忘了去評估其後果性。其實,有很多事物並不是當時當刻便能看到成果,有些事情是需要長時間去培養以及等待,甚至,或許我們這一代終其一生的辛苦,卻在後一世代才能開花結果,例如文化的承傳、樹木的保護移植、古蹟的維護等等。但是,這些事情似乎在台灣人的眼裡已經被輕忽而不被重視了。
說到這,我真的不得不提,我對於這次總統大選很灰心也深感沮喪。那些競選的文宣裡,我沒有感受到哪一方有表達出真正愛惜這塊土地的重視以及在乎,所有的文宣只有不停地抹滅對方攻堅對方扯對方後腿批評對方的不是,我不知道別人的感受如何,但是我一看到關於競選的文宣廣告,都選擇撇過頭不聞不問了,免的自己心裡難受又無能為力。

你有沒有想過,生命的意義以及我們被賦予生命最大的責任是什麼呢?我們生來不應該是為了爭權奪利,也不是為了搭建一個賣弄自己本事的舞台而存在地,我們之所以被神賦予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無非是為了要感受這個世界之美,繼而從中學習回饋於這個世界美好而存在,這才是生命之所以存在的意義,不是嗎?你認為呢?跟你述說這些,會不會太無聊又太嚴肅了點呢?我總是無法克制地深思起這些問題卻發現自己無能為力而感到焦慮受挫啊…。

今天在這段長途車程中,導遊也介紹了一下這個斯里蘭卡的歷史。知道嗎?我到今天才發現,其實你我在國中時,應該就聽過這個國家的名字了。以前地理考卷上,不是都會有個填充題:『請問哪個國家又被稱之為〝印度的眼淚〞?』這時的標準答案便是─「斯里蘭卡。」不過我們的導遊SHA SHA對於這樣的封號很感冒。為什麼?讓我舉個例來說吧,如果有人發表著台灣是中國的眼淚,我相信跳腳怒罵的人會比鼓掌道好的人多吧?!哈!這個國家其實蠻有意思地,其歷史背景跟台灣有點類似喔!我們都曾受荷蘭人統治過,也曾被當成殖民地。只是他們是被英國人給殖民統治而殖民統治我們的則是日本人,然而後來還是終於又取回屬於自己的主權。斯里蘭卡之前不是有政亂嗎?很早的起因是當初英國人帶了一大批印度人來到這個斯里蘭卡種植茶葉。後來英國人回去了,這些印度人卻在這個國家落地生根,隨著人數的日漸眾多,他們後來想跟這個國家爭取北方土地要求獨立,一連串恐怖行動焉然展開而形成所謂的政亂。不過後來由於美國布希總統出面,在2001年時政亂變宣告終止了。也就是說,目前這個國家很安全,你不用為我的安危擔心。又其實,你根本不為我擔心?

今早我才看到你回傳的簡訊,裡頭問著我隻身在遠方的感受到底是什麼?你還記得以前在學校唸過的一首詩嗎?元朝詩詞人馬致遠《天淨沙─秋思》的作品:「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平沙,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有印象嗎?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對這首詩詞很有感覺,卻未有深刻的體會。直到這一兩年,常常出門在外遊走觀看,而逐漸體會出其中的一點況味。一個選擇去到遠方的人,那或許是一種多少帶著逃避又渴望可以尋找到一份新希望的心態。逃避開那個讓自己無奈又不該如何是好的地方或人事物,開始選擇放逐流浪。以為只要自己走的遠遠,避開了糾結住自己的那個東西,便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或忘記一切困擾住自己的心事。只是卻又往往在遠方旅行的轉念間,又思念起當初決定遠離的一切。

兩年前當你離開了台南,選擇來到台中開始新生活時,是否曾經後悔過這樣的一個決定?是否也常常在午夜輾轉之際思念起家鄉的一切事物?是否也曾質疑起自己的離開是對是錯?是否有其意義呢?還記得我曾經跟你提及,我曾經離家出走過一年嗎?在我的那一年裡,我常常面對那樣的情緒,有時也會很受挫很無力,然而以現今的我再回頭看看那一年的自己,還是會很慶幸當初自己曾經鼓起勇氣選擇這樣出走繼而邁上尋找自己的旅程。或許,那些選擇流浪在外的人,都是為了尋找到屬於自己人生中的答案。心事不是不再開花,而是選擇了在它處或更適合它之處落地生根。你認為呢?

不過,我突然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這樣旅行下去,然後在遠方不停地給你寫著信或寄明信片或傳訊息給你。又或者,有朝一日,換你去旅行,在我所不知道的陌生國度裡頭,寫信告訴我你的所見所聞,以及內心的感受。隔著距離反而可以真誠又率直地表達出內心真正的想法以及感受,這也是屬於人性的弔詭之一,對不?

你說你那邊開始陰雨不斷,聽說除夕夜更會到達十度以下低溫。很想叮嚀你,下雨天騎車要小心,天冷的話,記得把我給你的暖暖包拆來用。即使相隔這一大片印度洋,我還是無法去壓抑想關心你的念頭,你會笑我傻氣嗎?希望你今晚有個好夢,晚安。

2004.01.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