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被遺忘的遊樂場
關於部落格
關於遺忘,是你的選擇還是我的選擇,又或者是時間在做主?!
  • 773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NO.1

To My love:
現在是半夜一點半。同著家人,及其他18人的旅遊團,包括我,總共22人,終於來到這個斯里蘭卡。一下飛機,進入這個最靠近赤道的國家,其實並沒有當初所想像的炙熱,空氣中反而還帶著點微涼。坦白說,踏上這個國家土地的當刻,心裡並沒有很大的歡喜,只有鬆了一口氣的適然。

這趟飛行,真的是很輾轉。先飛往香港,轉機至曼谷,接著才再飛往可倫坡機場。總共花了近八小時的時間。長途飛行其實並不累,在機上只要吞一顆暈機藥,很快就昏睡過去了。然而,轉機,才是最累人的事情。不過香港赤ㄌㄚˋ角機場的建築還蠻妙地,從空中俯瞰下去,那是一個人型大字,算是我認為很有創意的架構。

順便跟你說一件很糗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前一晚沒睡好,我剛下香港機場時,暈機的好厲害,一下機,就忍不住奔到廁所狂吐,把在飛機上最愛吃的Haagen-Dazs草莓冰淇淋全轉變成熱草莓奶昔,真是令人惋惜….。我一邊可惜一邊不動聲色地走出廁所,低調且不張揚地尾隨著眾人準備進入轉機境。未料此時,偵測器竟然對我鳴鳴大響,隨後有名女性檢疫人員連忙戴上口罩並且攔下了我,表示要再檢測一次我的體溫。你應該知道那到底是在偵測什麼了吧?是的,那是在偵測SARS的體溫感應器。你也知道那病毒去年把台港大陸各地搞的雞犬升天且人心惶惶地。帶著口罩才能外出,看不清迎面而來或擦肩而過的行人面孔,像那般的日子,不能稱之為人過的生活,我也絕不想再回去經歷一次了。總之,當時整團人都紛紛回頭,睜大著眼,驚恐地望著我,而我更驚恐!碼地!我可不想未來九天的假期,都必須被關在香港觀察,只因為我暈機吐了一整個馬桶的熱草莓奶昔&*%@#!於是我下意識地掩著嘴,對著那名面露嚴肅的檢疫人員,壓低聲嗓地解釋著:「我剛暈機,有吐過啦!」

這事件的最後,當然我還是安全過關,否則我不會在這邊寫信給你了。

出發前,你曾問我斯里蘭卡在哪裡?坦白說,當時的我也不大清楚,只是隱約地知道,它位於印度洋上,在印度的下方。而當你問我要去那邊幹啥,我也只能打哈哈地表示,我要去看大象!也許你會疑惑著:「看大象有什麼好玩地?!」其實我也很想知道這究竟的原因。基本上,我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是因為我阿母有一日閒復在家,恰巧看到旅遊頻道在介紹這個國家,覺得這個國家美麗又有趣,於是決定吆呼著全家來到這見識感受一下。所以,我就這麼來了。出發前,我還打趣地跟我妹表示:「拜託喔~哪個旅遊頻道會把觀光景點介紹的又醜又無趣?!」
你說是吧?!

不知道你今天早上是否工作有遲到?之前留了一本書放在你工作地方的書架上,希望你會順利收到它。那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我想,你一定會喜歡。回想起昨晚你我的徹夜長談,到現在還有點難以置信。在我即將出國之際,卻接獲你傳來的訊息,表示將在月底離開我所居住的城市,朝自己人生的下一個方向前進。我再也按耐不住之前對自己承諾過的決定,撥了通電話主動聯絡你。在此之前,請相信我,總是沒有勇氣去撥打那串其實我已經熟悉到不行的電話號碼。在此之前,我也從未想過,接下來的發展,只是一心一意,想知道關於你將離去的動向發展。卻意外地,打亂了我的如意算盤。

在這通電話裡頭,我的偽裝隨著你的言語逐漸地卸了下來,隔著一條電話線,雖看不見彼此,然而我卻覺得自己已是赤裸裸且毫無遮掩地站立在你面前,讓你審視而一目了然。奇怪地是,我卻一點都不覺得尷尬,反而有股釋然。這通電話從午夜直到快凌晨四點,其中,彼此吐露了好多的心事,卻來不及去了解對方的感受,為此我覺得遺憾。是我太貪心了嗎?常常,面對著你,我都會自問,是不是自己太貪心了?要求太多又太過了呢?而事實上,你已經為我做了很多,也體諒了我許多。一直以來,我很想佯裝成帥氣,表現出感情在自己生命中是多麼地微不足道,我想我是想藉此來顯現自己跟其他女孩的不同吧!於是試著告訴自己,已有麻基有夢想有家人,這樣就足夠了!我並不是沒有經歷過關於戀愛的酸甜苦痛,相反地,那些經歷無論是喜是悲,都深刻且完好地摺疊好,如一襲襲花案各異的布料,被我小心地收納在心底的櫥櫃裡頭。我以為,現今的我應該會對所謂的愛情疲乏,然而,卻偏偏在這想要就此雲淡風清的時刻遇見你。

電話裡頭,雖然我怕被你取笑,還是問著你:「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所謂的神,存在著嗎?」

你沒有笑出聲,遲疑了片刻,很簡短地回答我說:「我相信!」

那麼,親愛的,我想表示,你的出現,對我而言,是神給予我的一種慰藉。只是,神為什麼是安排著你用著與我深戀過也錯過的男孩相仿姿態出現呢?那麼,關於你我從相遇到結識又經歷過短暫的分離最後又像是宿命般地重逢,最後卻還是要面對離別,這其中到底包含著神想透露的什麼訊息呢?關於這個答案,我還在尋找中。聽說,這個斯里蘭卡,是傳統且悠久的佛教國家,或許,我會在這段旅程上,尋獲到關於這個疑惑的蛛絲馬跡。

今天真的好累,由於斯里蘭卡跟我們台灣沒有邦交,所以在機場辦出境時,也耗費了好沉長的一段時間,我想,情緒再高漲的人,相信應該也會隨著這一路的折騰奔波而萎靡下來了。所以當大半夜裡我終於拖著行李出機場,搭著巴士直奔機場旅館,一路上根本沒有心思去觀看窗外的風景,只想快點進入飯店梳洗一番,重要地是,要給你寫一封信。

回想起第一次寫信給你的動機,是因為面對著你,總是口拙,甚至,會緊張到結巴。那樣子的我,想必是愚蠢極了。為了溝通,想起國中時代最常使用的方式而開始搖起了筆桿。請相信我,我用寫的絕對會比用說的流暢太多。而逐漸地我也發現,寫信給你,是一種美好的享受。

這段旅程中,我決定只要一想到就給你寫一封信。不過,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已經快兩點半了,明天一大早是六點的MORNING CALL呢!我平常在台灣也很久沒這樣早起了哩!

希望,犧牲掉這些與你相聚的最後倒數時光,越過印度洋,來到這斯里蘭卡,會是值得而無悔的選擇。晚安了,我的寶貝。

2004.01.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